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二十五章 歇云阁之客

众生令 陆芷安 1171 2019-12-12 19:09:25

  她们回到歇云阁中,前脚还没有迈上通向歇云阁的台阶,一个黄衣女子便自阁上跑下来通报:“大小姐,韶公子来了。在里头等着呢。”她压低声音,“外头有了买卖,奴婢来通报一声。”

  姜翊笑了笑,看着她说:“鹂鹂如今真是越来越能干啦。”

  除了几个粗使侍婢侍奉洒扫,姜翊近身的侍婢不过雀雀和鹂鹂两个人,不同雀雀是母亲在时便养在身边的家生子,鹂鹂是姜翊出府去街上救下的女奴,不过一直被姜翊置在府外打点一处母亲的陪嫁酒铺,姜翊接着说道:”最近府里乱,我跟雀雀抽不出身,你且拖一拖。”她迈上台阶,两边的扶手上牵着的细细丝线通向阁楼正门,缠扰的铃铛相撞,发出脆响,隐没她的声音,“我现在要容迟的消息,只要是关于他的,不管什么都可以。”

  鹂鹂皱了皱眉:“大小姐,容迟是……”

  “是平昌二公子。”她的声音压得更低,走到歇云阁门口,往里望去,看着姜韶喝着茶,目光却不看门口。知道他或许是听说了白日之事,前来问罪的,小声吩咐鹂鹂,“去请姜红篱来,就说我有事要问她。”

  看着鹂鹂领命而去,姜翊扬起笑脸,迈进歇云阁的正门:“哥哥这么晚竟还来歇云阁做客,怎么还生气了?”

  “你若没做什么错事,何知我是生气了?”姜韶抬眸,神情稍显不悦。

  姜翊继续笑着:“我这歇云阁没有什么旁的好处,唯有门口的注灵铛,是我从高人手中买来,一颗颗挂在外头的。唯有在活物靠近的时候才会响,而来的人,武功越高灵力越高,声音便会越大。方才这注灵铛响了许久,哥哥却不往门口看上一眼,像是在跟我赌气呢。”

  姜韶抬起眼,微微愣神:“有的时候,我当真不知你的心到底放在哪儿,小事上处处清楚,大事大节却不小心。”他皱起眉,“你可知今日若是得罪了平昌王,便是给父亲在朝中树敌。”

  姜翊抬手扶额:“哥哥,难道我要在王爷面前默许她两个儿子的位置,顺了她的心意吗?”她坐下来,漫不经心地翘起脚来,“我以为哥哥会高兴,却不料哥哥是来骂我的。”

  姜韶站起身来:“我不明白,为什么你会这么执着将我捧上嗣子的位置,甚至越过你同母所生的竟儿。念予,万事姜家在先,之后才是姜家内宅之事。我做不做得嗣子并不要紧,可我不愿父亲在朝中举步维艰,更不愿因为家宅之事让外人看了笑话!”

  “哥哥好气度。”姜翊看着姜韶笑,“只是平昌王把自己的儿子送进姜家,哥哥难道以为,他对姜家之事一无所知?文夫人是他送进姜家的良妾,他难道没有让文氏的儿子做嗣子的心?不将这层窗户纸扯破,真让他欺负我姜家无人了吗?”

  姜韶站起身来,看着姜翊的眼神有些茫然:“我从不知,你懂这些。”

  “从前也没有这么多只伸进姜家的手。”姜翊意识到不妥,正想要说些什么,恰好听见门外的铃铛响动,挟着稍显沉重的脚步声。

  姜韶皱起眉:“这么晚,你还有客人?”

  “应该是红篱,我答应她曹大厨做玉露团的时候请她共享。”姜翊高兴地笑起来,“哥哥也一起吃点吧?”

  事实上,从姜韶听见“姜红篱”三个字的时候,便如坐针毡。

  如姜翊所料所求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