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二十六章 谈篱色变

众生令 陆芷安 1115 2019-12-12 19:10:56

  这些年,人人都到姜韶是宁折不弯的姜红篱的命脉,却无多少人知道一贯温文尔雅的姜韶是谈篱色变,巴不得离姜红篱千百丈远。

  他非凉薄之人,可对着不喜欢的姑娘,是气度也没有了,温柔也没有了。

  “既然你约了人,我便改日再来。”姜韶轻叩桌边,“我还在继续调查竟儿饮食一事。念予,你还是要谨言慎行,最好,去跟楚夫人赔罪。”

  姜翊站起身:“哥哥你要走,念予就不留了。”

  姜红篱站在门口,看向姜韶,神情迷惑:“你要走了吗?”

  姜韶的动作瞬时有一些慌乱,起身的时候甚至磕在桌角:“最近府中太多事发生,我还有去处理。先走了。”

  姜翊笑着:“哥哥慢走。”

  姜红篱和姜翊目送着他离去,姜红篱的目光甚是痴缠,炽烈到了姜翊没办法装作没看到:“我这个哥哥,简直是个木头脑袋。”

  “他是规行矩步,恪守礼数罢了。”姜红篱嘴角难得一抹柔色,很快地消散,有些不满地看了姜翊一眼,“你叫我来做什么?”

  “这不是没事做嘛,夜里无聊,闲来与你说说话。”姜韶离开之后姜翊就轻松下来,优哉游哉地踱步回桌前,慢慢坐下。

  “你莫把我当你那好说话的哥哥。”姜红篱冷哼了一声,也过来坐下,“你那点轨迹把戏骗他就算了,何必舞弄到我眼前?姜大小姐好气派,王爷跟前竟也不露怯色,只怕很快,你就要扬名千里了。”

  姜翊听她语带讥嘲,做了个休战的手势:“你先不必忙着替天行道。我且问你,若哥哥做家主,会如何?”

  “他自然合适!”姜红篱想也不想。

  “那如果姜辽,或者姜枕,他们两个人谁做了家主呢?”

  姜红篱停顿了一下,没有像一般人一样迂回,快人快语道:“姜枕乃楚夫人所出,粗心大意,书都读不好,不务正业。姜辽为文氏出,好色,天天在青楼中与人厮混,这两个人皆不是可依仗之人。”

  “你这么想,我也这么想。姜家嗣子,非哥哥不可。”姜翊仰起脸,“既然如此,你就应该跟我站在一处,至少不能让楚氏趁父亲不在,先斩后奏地抬了自己儿子的身份。对不对?”

  姜红篱若有所思地看着姜翊,随即又想起了什么:“我凭什么信你?你怎么可能,不让你那嫡亲弟弟做嗣子?你挑拨我搅和进你们家的事,然后渔翁得利?”

  “大姐,你没如今怎么疑心这么重?”姜翊无奈道,“什么你家我家?你如今脚踩的地方是云水榭,你难道还姓石不成?”

  姜红篱摇了摇头:“我是说,长房之事,我身为二房养女,一旦掺和,会让……你叔父为难。”她不容分说的样子,推拒姜翊与千里之外,“我相信伯怜,做不做得嗣子,他都会一样操持姜家诸事,为姜家尽心尽力。所以,他也一定不希望我为了一点名头,在此应你。”她蹙起眉,大气好看的脸庞头一次这样不解,“我一直不明白你,迟早是要嫁人的,为何非执着于姜家的权位之争?”她的眸光微微变冷,“若说你没有自己的盘算,我不信。”

  姜翊有一搭没一搭地叩着桌子:“……姜红篱,少看点兵书吧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