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二十七章 飞矢柳梢

众生令 陆芷安 2027 2019-12-13 18:57:50

  雀雀送红篱出去,顺便给姜翊带回了一盘红酥卷做夜宵:“大小姐也不必生她的气,表小姐自幼无父无母,有些疑心也是必然。”

  “我没气,她不信我是应该的。”姜翊有些犯懒,倚在桌上跟雀雀说话,“我的确有私信盘算。我若有一日离开渭水,姜家只有交到大哥手中,才算有出路可走。其他人,都不是持家之才,能守大哥约束,清闲几年也可。”姜翊没有跟雀雀明言,但是雀雀明白她的筹谋是为了姜竟,“我以为姜红篱是个明白人,看来,刀不落到自己脖子上之前,谁都不愿看清。”

  姜翊看了一眼红卷酥,却仍旧没有什么胃口`:“我想睡了,吃不下东西了。”垂下眼,“寻个由头,这些日子总要出去一趟。溪亭日暮的账簿都对的上吗?”

  “夫人在渭水留下的陪嫁不多,这酒肆是最赚钱的了,账簿我时常核对,没什么问题。”雀雀点了点头,“不过,溪亭日暮明如今由鹂鹂管着,小姐暗中操持。明着做酒的生意,背地里却买卖消息搜罗情报。会不会,有些冒险了?”

  姜翊卸下钗环:“谁会信啊?”她有些坏地笑起来,走到门前,将头轻轻靠在门框上,“姜家嫡女,最是贪吃,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干花枕头。这样的名声,谁会信是我暗中买卖消息?”

  雀雀认真地思忖了一下:“其实,也没有什么人说你中看的。”

  姜翊扬声:“来人,把雀雀发卖了!越远越好!”

  大清早的后苑姜韶就率着一些姜家子弟习武射箭。这是父亲在时便立下的规矩,每日比得要儿子们比划几下由他点评一日才算圆满。姜翊如今好不容易休假放课,可以睡到日上三竿也无人打搅,偏偏他们射箭的声音虎虎生风,气的坐起身来:“我今日一定要去骂他们一顿。”

  雀雀只顾捂着嘴笑,由得她胡闹。

  她披着一大半头发,只是松松挽了个发髻,一丝发饰也无,身上是被雀雀好说歹说才换上的鹅黄色裙衫和披风,才是一副虎虎生风的样子。

  姜韶正在指点姜枕射箭,姜辽他们几个旁观。看见姜翊,姜韶先扬起笑脸来:“念予来了?可要给弟弟们做个榜样,先来射箭试试?”

  “你想的美。”姜翊很不客气道,“这群榆木脑袋,就算苏公子做榜样也是射不准的。”

  姜辽原本没理睬姜翊,昨日姜翊在平昌王面前给他母亲难堪之事,他多少还是要介意的。不过听到姜翊这般羞辱自己,气的站起身来:“诶,姜翊,大不了我跟你比试,你赢了我再说!”

  姜翊抬起眼甚是不悦道:“怎么这么没大没小,大哥你不管?”

  姜韶一副“我什么也没听见”“我什么都不敢管”的无奈表情,笑出声来:“许久没看念予射箭练武了,女子立世,也是要有武功自保的,方不愧是我将军府的女儿,你的绮罗呢?”

  姜翊愣了一下,姜辽找准时机:“肯定又不知被她丢到哪里去了!父亲宠她,第一个给她赐了佩剑,开了刃,结果她一点也不放在心上,这会儿,还是别贻笑大方了吧?”

  姜翊重重地哼了一声,一个飞身,跃到姜枕与姜韶身边,从姜枕手中夺过弓箭,熟稔的搭弓射箭,不过这箭却不是瞄着靶心去的,而是姜辽的眉心。

  姜韶仍是一副看戏的神情,这一幕他早不知见了多少次。

  箭一离弦,姜枕早不知躲到哪里去了,那箭羽笔直射向他方才站立过的墙壁上,堪堪擦过一个人的发丝。

  那人一席素衣,神态平静,仿佛方才擦过他发丝的不是飞矢,而是树梢。

  “谋杀亲夫啦!!”姜辽不知从哪里又闪身出来,指着姜翊大叫道。

  姜翊没有料到苏忌忽然出现,脸色瞬间惨白下来,对着姜辽仍旧嘴硬:“你胡说什么?”

  “他不是你未来的丈夫?你若杀了他,你便是望门寡!天底下谁还敢要你?”姜辽还没说完头顶就挨了姜韶一锤,“你想跪三思斋去?”

  苏忌立在方才姜辽站着的地方,神情纹丝不动:“的确是好箭法。”

  他实在不能被人轻易琢磨透,至少这个时候,姜翊丝毫不知他是否有些动怒,是否有些不悦,急忙赔罪:“我,箭法不精,对不起苏公子了。”

  苏忌瞟了她一眼:“大小姐没有伤到我,所以无妨。只是忌从不知大小姐也是习武之人,有些吃惊而已。”

  姜韶率先解围道:“妹妹的确是会些武功的,也是父亲偶尔得空指点的,谈不上习武之人,更算不得精妙,只是唬人罢了。否则,方才也不会险些误伤公子了。”他笑一笑,“好在,苏公子不计较。”

  苏忌摇了摇:“自然无妨。”他朝姜翊抬了抬下颔,“姜大小姐,可介意再给忌演示一次试试?”

  “我?”姜翊心虚地瞟了一眼姜韶,“还是不要了吧,我这三脚猫功夫,也就吓唬吓唬姜辽,哪里敢在苏公子面前露怯?”

  姜韶点头:“有自知之明,你长大了。”

  苏忌温和地笑起来:“大小姐随意,苏忌不过想见识见识罢了。”

  “射箭靶那个草垛又有什么意趣。”姜家后府的围墙上坐着的容迟忽然开口,一席玄衣仍像是一只通体漆黑的乌鸦,只是不知道这只乌鸦是何时落到围墙之上的。

  苏忌甚至没有抬眼望一望容迟的方向,只是淡淡地挑了挑眉,已经算是他脸上难得出现的神情了。他看见姜翊扬起笑脸问容迟:“容二公子的意思是?”

  “弋射?”苏忌淡淡回眸,盯着容迟。

  容迟笑得极邪,一副得逞的样子:“怎样,你怕?”

  “飞鸟成群,弋射并不难。”姜韶依旧是客客气气的样子,“容二公子有这个兴致,姜韶自当奉陪,只是我资质浅陋,怕容公子不得尽兴。倒是翊儿最喜欢弋射,或许她可以跟公子比试比试。”

  姜翊心一沉,心想大哥你可真会给你妹妹找事,这哥可是陛下亲封的天下第一,你让我去捡他射下来的飞鸟吗?

  容迟挑起唇边,漫不经心地将目光落在苏忌脸上:“没关系,不是有苏公子陪我吗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