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二十八章 容二公子是欺我姜家无人吗

众生令 陆芷安 1036 2019-12-14 20:56:40

  “飞鸟虽多,飘忽不定,忌这些年疏于练习,想来不堪与你比较。”苏忌皱了皱眉,“容二,你从不喜欢弋射。”

  容迟看着他:“真有意思,你都多少年没见过我,怎知我的喜恶?”

  “我了解你,少年之好,至死不改。”姜翊不知道苏忌的语气里为什么有点意味深长的苍凉,不由地抬眼看了看他,却只看到他若刻的下巴,极锐利的弧线,听见他继续说道,“也知你不喜欢一样东西,便是无论如何也喜欢不起来。”

  容迟漫不经心地点头:“厉害了,苏公子。”

  苏忌淡淡笑了笑,有些安抚般道:“弋射既然不行,剑法呢,容二可要来练练?”

  容迟眯了眯眼:“和你比试?你总是要输的,没意思。”

  苏忌已经接过姜韶递过来的两柄佩剑,将其中一柄笔直地向容迟掷去:“是吗?”

  容迟稳稳地接住那柄剑,纵身一跃便跳到了苏忌身边,依旧是睥睨不驯的样子:“你还有什么能输给我的?”

  “苏忌身无一物,哪里又能输给你什么?”苏忌轻轻笑了笑。

  容迟横着眼:“谁输了,谁便离开姜家,如何?”

  姜翊肩膀一抖,看向姜韶,他也是一副惊讶的样子:“容公子,苏公子是我姜家的客人,您这样,似乎不妥。”

  “你别急。”容迟横起剑,“你认定他会输?苏公子一贯会在众人面前演戏,在陛下跟前守拙藏锋,怎么,在你未来岳丈家,也要来这一套?”

  苏忌拔剑出鞘,划破空中而出剑风足够令众人后退数步,姜韶不由叹了一句:“好剑法!”

  容迟轻易地架住他的剑锋:“这么快就生气了?”

  苏忌的剑法大气磅礴如同翱翔九天的凤凰,一举一动极有章法,不难看出师从高人。姜翊清楚地知道他的剑法之卓越胜过她所见过的所有人,包括是剑法如秋风扫残云的父亲。

  而容迟…面对苏忌,他竟一招也未落下风,甚至带着些轻车熟路的随意,必然是极为熟悉苏忌的剑法。两个人不像是在比剑,而像是意在其他。博弈的似乎不是剑尖,而是谁先用尽全力。

  又是剑锋相缠的片刻,苏忌忽然开口:“容二,是你的剑法退步了,还是你心思不在?”

  “怎么就不能是你长进了呢?”容迟没有丝毫停顿,架住苏忌的进攻。

  “我从没想胜过你,自然没有长进。”

  “苏公子可真会说,你从没想胜过我,你从没想伤过我,什么你都不想,可什么事情你没做?”

  苏忌对手腕瞬间抖了一下,二人对峙,这样的疏漏是大事,容迟的剑不偏不倚刺进他的手臂,裂帛声音惹得在场之人皆是神色一凛。姜韶率先反应过来:“苏公子!”

  “铛”的一声,容迟的手臂也是一震,一把雪白的长剑格开他的剑锋,意料之外的进攻逼得他后退了几步。

  姜翊执着剑,雪白的剑刃微微侧转,闪着令人心摇的银色光芒,脸色冷的下人:“在我姜家肆意动手伤人,容二公子,欺我姜家无人吗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