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三十章 你不是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了吗

众生令 陆芷安 1021 2019-12-15 18:35:35

  容迟的背影抖了一下,像是被吓到了,转过身看了姜翊一眼:“来找我寻仇的?”他难得正经,也难得苦涩,姜翊赶紧垂着头使劲摇了摇:“没,我又打不过你,寻什么仇呢。”

  容迟冷哼了一声。

  “两个比试,就是有输有赢的,今日之事,也是我莽撞。”姜翊在他身边坐下来,“给你道歉。”

  “姜大小姐的绮罗剑很漂亮。”容迟有些懒散的样子,“我很多年前就见识过。”

  姜翊没有看他,像是对着面前的云水溪笑了笑:“我闯了什么祸也喜欢在这里坐着,这溪水尽头不在云水榭,而在城外,蜿蜒十数里像是无穷无尽。”

  容迟瞟了她一眼:“看来你也老闯祸,我还以为你在姜家荣宠无极,无人敢招惹呢。”

  姜翊手中抱着食盒,撇了撇嘴:“真的假的,你也这么觉得?”她笑起来,“就算我是,人生在世,哪能不闯祸?”

  “我第一日来,你家那位侧夫人,看来也不轻松,不比我后母好对付。”容迟哼了一声。

  姜翊愣了一下,耷拉着眉毛说道:“你口中那位不好对付的后母,似乎是我姨母……”

  容迟呆住了,转过脸不可置信地看了姜翊许久,才咳嗽了两声道:“好巧。”

  “永安伯长女与姜家联姻,次女嫁入平昌王府作续弦,此事不是天下皆知的?”姜翊更不可置信,“何况是你家事?”

  “我对这些,向来不操心。”容迟勾了勾嘴角,“平昌府事,也非我家事,我没有家。”

  姜翊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,不知道该不该接话,更不知该不该提醒容迟,他们二人并不该是随意谈心的关系:“这样啊……”

  “更何况,我母亲乃是逆臣之女,天下人皆恨我入骨,平昌王肯保我一条性命,我就该感恩戴德了不是?”容迟语气中满是讥诮之意。

  “我也是天下人,姜家人也算是天下之人,我们目前还没恨你入骨,剩下的人……”姜翊伸出手,想要掬一捧溪水,“他们恨你,又有什么要紧?”

  她的手腕被一只手牢牢的攥住了,如同生铁一般禁锢着她,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。姜翊大惊失色地抬起脸,看着面前容迟面色铁青,咬牙切齿道:“你不是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了吗?”

  姜翊没有反应过来,有点慌乱地看着容迟。

  他的语气竟然带着几分委屈,几分愠怒,像是个被长辈忽悠骗去了糖葫芦的小孩子:“七岁那年,一样的话,你明明说过一次的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  苏忌站在他们身后不远的阴影下,依旧是白衣谪仙,不可近视的身姿,只是阴影隐去了他全部的容貌,显得无端神秘了起来。

  “主子。容公子必然是受了平昌王之命,破坏您与姜家的联姻,可要在下替主子除了这桩麻烦?”他身边不知何事忽然多出一个书童小厮打扮的少年,眉目低垂,毕恭毕敬的模样。

  苏忌的声音轻慢:“他的确麻烦,可除掉他,却更麻烦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