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三十三章 戚茗

众生令 陆芷安 1106 2019-12-17 19:07:19

  戚茗醒过来的时候,周围围着一圈人,男女皆有,惊叫着“醒了醒了!”“真好看!”“他的眼睛像是草原上的星辰!”

  他被吓得睁大了眼睛,一动也不敢动,像是被冰冻住了。

  许久方有一个人说:“快去禀告行首!”

  行首,他稍微审视了一下自己身处的地方,不像是富贵烟花之地,而像是一件简单的卧房,除了一张床榻和一群为色所迷的疯子,再也没有旁物,想来是什么店铺酒楼的下人卧房罢了。

  想到这里他稍微松了一口气,就听见有人进来的声音,一个少女有些惊讶的声音:“还以为得到明日,没想到下午就行醒了。”

  他朝门口看去,外头一共站着三个女子,都是年纪不大的样子。行首,不像是形容她们的。他稍微放松下来,甚至有些失望。这个地方,想必没办法成为他暂时的落脚之所了。

  “兄弟,你昏倒在溪亭日暮的门口,是我们救了你。”身旁像是小厮一样的少年兴冲冲地开口,“你叫什么?哪里人?”

  “在下,名叫戚茗,昭城人士。”绝色少年挣扎要起身行礼。

  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下,哪怕穿着小厮们的衣袍,仍显出一种高贵如玉树般的气质,头发以竹簪高高束起,虽然脸色有些惨白,可狭长的桃花眼如同晚云渐收,是女子般的温婉多情。

  “多谢几位救命之恩。只是……”他有些自嘲地一笑,“戚茗身无一物,怕是没法报答了。”

  姜翊听见身边鹂鹂跟雀雀二人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,又是好笑又是无奈。

  她也不知为何自己这些年渐不容易为声色多动,或许是知道自己许了苏忌,有几分自觉,知道自己眼睛里除了苏忌不该再有别人:“你们俩,要么出去,好么好好喘气。”

  她自己并没有走近屋子,反而给花游使了个眼色,让他抬了一张椅子到屋门口,自己坐下来:“你放心,我们救你也不是为了要什么报答。方才他们几个给你换衣服的时候便知道你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  这话说出来,戚茗微微有些难堪,下意识去看门口坐着的女子,只是阳光从屋外照进来,有些微微刺眼,女子逆光的剪影什么也瞧不出来。

  “那姑娘是想做什么?”戚茗坐在榻上,看着那女子坐在屋门口,不像是别无所图的样子,不由地开口发问。

  姜翊笑起来:“说了不要报答,你不用多想。”她停顿了一下,“你是昭城人,口音却不像。”

  “昭城乃是边城,距离渭水千里之遥,姑娘小小年纪又怎知,昭城口音应该是什么样的?”戚茗勾了勾嘴角。

  不卑不亢的样子,醒来之后在一屋子人的注视下这般镇定自若,不是凡人。

  姜翊确定此事之后,撇了撇嘴:“昭城的确是大梁与白竹的边城,可你又怎知我没去过,或是生长过几年了?”

  姜翊这话倒不是再诓他,父亲幼时曾镇守昭城,她便是在昭城出生的。只是不到五岁便回来了,哪里还记得什么昭城口音。

  戚茗冷笑了一声:“就算是昭城人,或许口音也有大同小异,姑娘不信,在下无可奈何,只是我说的的确是昭城口音,也是自小,在昭城长大的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