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三十四章 质子昭容

众生令 陆芷安 1277 2019-12-17 19:09:51

  姜翊点了点头:“好,既然如此,在渭水地界,你是被什么人伤成那副样子的?”

  戚茗愣了一下,觉得自己似乎落入一个自己还没能想清楚的险境,正欲开口,便被姜翊打断:“不必说是仇家,千里迢迢从昭城追来渭水,刀刀见血刀刀不致命的伤势,我可是第一次见。”她声音轻柔,“也不必说是冤家,渭水有几个人有这份能耐,我心中还算有数。”

  戚茗脸色更加难看,开始后悔自己轻敌,许久才道:“是个……疯子。”他咳嗽了一声,“我没骗你,我……甚至不知他是谁,也不知他为何就挑着我来伤,也不至死,就是一刀刀凌迟一般,若不是……我拼了命逃掉……或许会被放干了血凌辱至死。”

  “哦?”姜翊皱起眉头,“那这个人,是昭城人士,还是渭水人士?若是渭水人士,着什么颜色的衣裳,有何配饰?相貌如何?又是在哪里见到你的?”

  暮光西斜,他终于看清楚门口坐着的女子长相。那是怎样令人惊艳的一副皮相,生得一张无辜无害的脸,无一点妖媚无格的脂粉气,凡女子但得这般容貌,必可平安顺遂一生。他暗道,可偏偏,狡猾的像是只狐狸。

  “你若说不清楚,我便只有送你去见官了。”姜翊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,作势起身,“来人……”

  “我说!”戚茗忽然开口,“我……我在昭城得罪了一些有权之人,不得不背井离乡,远来渭水,在醉仙楼做乐师勉强度日。只是前些日子,被一大户人家的公子瞧上,我不愿做断袖,便逃了出来,不过也更得罪了那家公子,才……落得如今这步田地。”他抬高声音,“还请姑娘收留在下,在姑娘这里做个乐师,以报恩情。”

  姜翊皱眉:“你得罪于他,他却这般轻轻放过?不杀你?”

  “听说,那位公子家教甚严,他虽荒唐,却不敢要我性命。”戚容皱眉,看见姜翊的脸色甚是奇怪,“我当真没有诓骗姑娘,你若是不信,大可去醉仙楼一探究竟。”

  姜翊的脸色依旧奇怪,甚至有些难看:“你说的那位公子,该不会是叫姜辽吧?”

  戚茗更加奇怪:“你怎么知道?你认得他?”

  姜翊扶额,喃喃道:“岂止是认识?”她很快坐正回身,“可是我为何要留下你这个麻烦?照理说,治好了你的伤,把你丢回街上,才比较像是常人的选择。”

  “常人?”花游咂舌,却被姜翊瞪了一眼,他委屈地缩了缩脖子,心想就戚茗这幅相貌,救下他之后以身相许才是正常人的选择吧。

  戚茗何尝不明白,勾起唇边:“在下身无所长,唯有会弹几声琴,或许可以为姑娘所用。”

  “我这里是个酒肆,皆是俗人,无人听得懂你的琴声。”姜翊继续笑着,“这些对我来说,不够留下一个麻烦。”

  戚茗也是从没收到这样的侮辱,有些气恼地盯着姜翊看了许久,忽然卸了一口气,勾起唇边:“我知道一件惊天大事。或许,是你们渭水之人求之不得的。”

  “嗯?”姜翊挑起眉毛,兴味盎然的样子。

  戚茗道:“众生令之主,曾是白竹国至大梁质子昭容。此事,白竹国人尽皆知。不过,他在二十年前殒命金陵,死在斥鬼门之手。之后的事情,便无人可知了。”

  姜翊漫不经心地玩弄着指甲:“你说他是众生令之主就是啊,我还说我是呢。”

  “他的血,与凡人颜色不同,不是赤红,而是如同流动的金色。”戚茗语气平淡,“他曾以血为蛊,召唤过上古影卫,在白竹逼谏国主。这些都不是秘辛了,可我知道,他是如何被斥鬼门杀掉的。”

  姜翊猛地站起身来。

陆芷安

我现在的章节名真的很草率哈哈哈大家见谅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