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三十五章 你若要走,此时最好

众生令 陆芷安 1038 2019-12-18 18:05:45

  戚茗说的故事仍响在耳边,姜翊不由地心慌,急急往姜府的方向奔:“真是闲事分了神,天都黑了,再不回家,大哥就要杀人了!”

  她握紧手中的桂花酿,“戚容这个人,该查的事还是要查清楚,此人来历是否如他说的一般,醉仙楼有没有这号人物,还有,姜辽的事。”

  “大小姐慢点走,可别摔了这两坛桂花酿。”雀雀跟在姜翊身后,看着她的斗篷摇来晃去,“慢一点!”

  站在姜家门口,她还没想明白忽然反应过来这隐约传来的哀嚎是什么情况,站在云水榭的门口,犹豫着不想入内。就听见少年懒懒的声音像是从空中飘来的:“我若是你,就不进去,翻墙溜进去打点好细软跑了便是。”

  她愣了愣,仰起脸,却没有看到人,不由地开口:“容迟,你当真喜欢待在屋檐上是不是?早知道不必让大哥给你分配院落,择一个屋檐给你便是。”

  容迟坐起身,双条腿自屋檐垂下来,并不跳下来,只是歪着头,看着姜翊道,嘴角隐隐有笑意:“是啊,你家屋檐上还挺好睡的。”

  “方才那话是什么意思?”姜翊依旧仰着头,“为什么我不该进去?”

  容迟语气仍是懒懒的,一只手托着头,饶有兴味地说:“你这个时间才回府,可有想过被人发现了是什么下场?”

  姜翊愣了愣,才反应过来,有些慌乱地瞧了一眼雀雀,雀雀同样慌乱地看过来。多半是因为找不到她人,文氏借机发难对歇云阁动手了,这哀嚎声似乎是歇云阁几个粗使婢子的。

  容迟从屋檐上翻身下来,拎着姜翊的袖子将她的手抬起来,两翁绑着丝带的桂花酿在他们二人之间旋转着:“真没料到,你还是个好酒之人啊?怎么,要带着这个去请罪吗?”

  姜翊来不及与他废话,就势把酒往他怀里一塞:“有道理,那就请你先帮我存着好了,拜托了。我送一翁给你,是去年摘得桂花酿的酒,很好喝的。”

  容迟抱着那两翁被强塞进怀中的酒,望着姜翊拉着雀雀狂奔而去的背影,脸色有些莫名其妙。

  “你不是要跑吗?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天赐良机?”背后一个清雅冷淡的嗓音,姜府内站着苏忌,一席白衣,负着双手,踏碎一地月华,的确是画中谪仙的模样。

  容迟冷哼了一声:“装腔作势。”便再一跃回到屋檐上,懒得看他。

  下一瞬苏忌也跃上屋檐,仿佛根本没听到他的话:“姜家内乱不断,你若要走,此时最好。”

  容迟斜躺在屋檐上,微微扬起下巴,不耐烦又讥嘲的语气:“干你什么事?趁我没动手,滚远点。”

  “容二。”苏忌依旧负着手,“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对你来说,是福非祸。”

  “我谢谢苏大公子替在下思虑这般。”容迟抹了抹嘴角,语气极为不屑,“你之前也是这般为我考虑的吗?”

  “小时候的事情,我有错,也向你认过。”苏忌眼眸微垂,“可你大概,永远也不会原谅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