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三十七章 你打了她,就要给她道歉

众生令 陆芷安 1055 2019-12-19 18:19:55

  姜翊倚在桌上,懒懒地背对着芙蓉姑姑:“我若不去呢?她要派人来绑我?”

  “您是尊贵之身,只是再什么意见,也请心疼奴婢……”芙蓉小声道,“不要为难下人们……下头那些,可都是您阁中之人。”

  “既知自己是奴婢,道大小姐尊贵,又何必用这样的小心思挟制主子?”雀雀冷哼了一声,“难道还有强摁着主子头要她悯下的道理吗?”

  姜韶的声音也在门外响起:“念予,此事不是你躲就躲的了的,说开了就好了,文夫人不会如何责难你的,哥哥尚在,绝不会纵谁伤了姜家之人。”

  “哥哥被她差遣来请,我怎么敢驳哥哥的面子。”姜翊站起身来,看了一眼雀雀,无奈地勾了勾嘴角,“只是她是不是自取其辱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文氏审视着站在面前的姜翊,不免有些得意地靠着椅背:“大小姐的脾气是越发大了,还是当真不将我这个庶母放在眼中?”

  “夫人心里有数就好了,何必说出来?”姜翊垂下眼,平静地说。

  文氏站起身,没有看姜翊,反而横了一眼雀雀,抬手便一巴掌向雀雀扇过去。

  雀雀站在原地没有躲,生生挨了她一巴掌,脸颊很快便肿起来,垂着头没有说话。

  姜翊被惊了一下,扑过来护着雀雀。文氏冷笑的声音:“打你,是对你的恩赏,还有强摁着主子头,要我悯下的道理?主子骄横,便是奴才浮躁无能,本夫人打你,是对你的指教!”

  她分明是用方才雀雀对芙蓉说的话羞辱雀雀。

  “话要说明白些,夫人什么时候成了雀雀的主子?”姜翊气得发抖,盯着文氏一字一句道。雀雀拽了拽她的衣角,示意她冷静。

  如何冷静的下来。

  “她是姜家的家奴,本夫人怎么没有管教的资格。”

  “雀雀乃是服侍我母亲的陪嫁侍女的家生子,自幼跟我长在一处,并未卖身与我姜家,并非家奴。”姜翊盯着楚氏,只把楚氏盯得发毛,“哪怕是父亲在,也没有擅动我阁之人的道理。你打了她,就要给她道歉。不然,我就让雀雀一巴掌打回去。”

  “念予,你胡说什么?”姜韶开口训斥。

  文氏阴沉的目光移到姜翊脸上,忽然,笑了笑:“大小姐装了这么多年少不知事,终于还是忍不住了?你母亲?你还记得你有母亲?”

  姜翊没有说话,依旧盯着她。文氏一巴掌甚至比打在自己脸上更疼,她忍不下来,哪怕雀雀一直拽着她的衣角,仍是忍不住:“怎么,难道我是自石头里跳出来的?”

  文氏继续道:“你装得真好,连我都以为,大小姐你当真天真无争,只想平平安安熬到出嫁。若非你在王爷面前下我的脸面,我们本可以相安无事。”

  姜翊斜着眼瞥了一眼姜韶,他作为长子被文氏强拽着来陪同,此时此刻恨不得原地消失,脸色难看的厉害,以至到了铁青的状态。

  姜翊看着文氏笑起来:“哦?相安无事?侧夫人好大的志向。你在我的阁中耍这套威风,还打算要我忍下去不成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