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三十八章 你辱她,便是辱我

众生令 陆芷安 1019 2019-12-19 18:47:32

  “念予,住口。”姜韶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。

  “听听,好厉害的嫡女。”文氏盯着自己的足尖,“我一向看你可怜,不欲苛待,谁知没有生母教养,你如今竟目无尊卑,狂妄起来?也是,纵论郡主贤达,到底也是你不记事前的教导,再高贵的出身,再好的教书先生,也抵不过你没有生母……”

  “姜夫人。”歇云阁外,苏忌一席白衣,踩碎着一地月华,谪仙一般的人物,不可近观,衣不染尘,“深夜惊闻府中异声,叨扰了。”

  “家中小事,不想竟惊动了苏公子,真是罪过。”文氏收回方才暴怒的神情,换了一幅相对柔和平静的姿态,“只是嫡女教养不善,我自然是要代将军说道两句。”

  苏忌皱了皱眉:“哦?”他勾起唇边,“渭水竟有这样的规矩?苏忌真是孤陋寡闻了。金陵城中,嫡女嫡子并尊,是整个家府之中除家主外最为尊贵之人,便是其生母皆不可肆意凌辱谩骂。夫人方才说,尊卑,看来,渭水的尊卑,与宫中皆不同?”

  姜韶咳嗽了一声,抬眼瞥了一眼脸色惨白的文氏,没有说话。

  “本夫人,也是奉命掌家。苏公子一向豁达体谅,贵为姜家上宾,姜家之事,还请公子,不必插手。”

  苏忌神情纹丝不动:“姜侧夫人,姜家内务,苏忌不当沾染,只是,忌与姜家大小姐婚约在身,你辱她,便是辱我。”

  他这话听着耳熟,姜翊猛地想起来在容迟面前一腔孤勇维护他的自己,有些动容也有些难堪,抬起眼望向他的身形,忽然就安下心来。

  假如能这样嫁给他,是不是最大的一件幸事。

  她忍不住叫他的名字:“苏忌。”

  苏忌回过身来,夜色里他的脸庞仍旧熠熠发光,望向自己的神情之中满是温柔和理所当然的平静:“怎么了?”

  姜翊的眼泪自己就掉了下来,她回想了亿万遍那个场景,每次都气自己气的牙痒痒,怎么就没出息到了那个地步,怎么就平白无故掉了眼泪呢。

  但是她当时是绝对想不到自己没出息的,还是傻笑着,泪眼朦胧地看着苏忌:“多谢你。”

  假装看不到文氏那张青紫的,跟圆茄子一别无二的面庞。

  --------

  “你还记不记得文氏那张脸!真是跟茶叶似的,黑绿黑绿的。”姜翊想到苏忌那番话便忍不住傻笑,端着药膏,一边给雀雀擦着药一边说道,“我做梦也没料到苏忌会站出来说那番话……”

  雀雀按住她的手,冷静道:“你都念叨两三日了,我脸都没事了。”她也忍不住偷笑道,“不过也好,未来姑爷如今就这样护着你,真是好事。”

  姜翊垂下眼,嘴角又有些重:“是啊,他这样帮我,我也没有料到。”

  雀雀看她兴致不高,握紧了姜翊的手,睁大了眼睛:“怎么了?”

  姜翊仰起脸,有点不知所措地问雀雀:“我是不是把他也拖下水了?他原本,不必插手姜家的事的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