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四十六章 对峙

众生令 陆芷安 1257 2019-12-23 21:03:57

  看着姜韶仍出神思索着她方才说的话,姜翊朝他眨了眨眼,“哥哥今日累了,早些回去睡吧。明日你还要早起主持文夫人的事呢,我便不来了。”

  姜韶皱着眉看了她一眼:“文夫人素有掌家之权,你身为嫡女,不去的话太拂她的颜面。”

  姜翊呆滞地看着姜韶:“人都死了,拂的哪里的颜面?”她看着姜韶的脸色也呆滞下来,得逞般偷笑起来,“她讨厌我,我也不喜欢她,就不去给她最后添次堵了吧?”

  姜翊心想,大哥什么都好,心也细,就是事太多,像个叽叽歪歪的老头子,比学究还能讲道理。所以要堵他的嘴,不能讲道理,要讲人情,“且我最近身子也不适,不如陪陪竟儿,帮着哥哥处理些姜家的琐事。”

  姜韶点了点头:“倒也好。”平静看着姜翊,“你就安生几日,去安抚安抚竟儿,他年纪小,却也是嫡子,凡事还是要心里有数一些。”

  姜翊听的耳朵痛,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姜韶赶快回去,姜韶无奈地叹了口气,看着姜翊的头顶和她不耐烦的模样,心里终于安稳了一些。

  仍旧是个孩子心性,能有多少能耐本事,又会有多少坏心呢。

  他终于转身,大步流星地回到拂云阁去。

  姜翊看着他的背影,玩笑着对靠近过来的雀雀说:“大哥他怎么忽然就对我生了疑心呢,我最近没干什么坏事啊。”

  “你还想干什么坏事啊?”雀雀愣了愣,随即窃笑道,“方才怎么有结界?吓我一跳,出什么事了?”

  姜翊挥挥手收了结界:“大哥跟我说话来着,我不知他要说什么,以防万一周围人多耳杂才布下的,没什么人发现吧?”

  “倒还好。”雀雀皱了皱眉,“那韶公子岂不是知道你会布结界了?”

  姜翊扬了扬脸:“我很厉害的好不好,哪就那么容易被人发现了?”忽然想到什么,她脸色有些沉下来,“我去看看竟儿的,这个时候,想来也没人顾得了我吧?”

  两个人靠近姜竟的朝云阁,这里阁外黑灯瞎火,只从阁门细细开了的一条缝中照出几丝光来,勉强能看得见路罢了。

  姜翊跟雀雀站在朝云阁外的墙角,发现原本应该照顾姜竟的两个小丫头正在踩影子玩。这两个皆是上次竟儿生病之后,文氏以表重视才拨过来照顾的婢女,都是新买进来的,身家还算清白。就是年纪小了一些。

  雀雀一惊一怒:““今日文氏新丧,想着整个云水榭的眼睛都盯在拂云阁,她们就偷懒懈怠吗?”

  “夜深了,竟儿大概也睡了,没事的。”姜翊倒是不计较,还饶有兴趣地瞧着她们踩影子,忽然道,“你们这样什么躲来躲去,什么时候才能踩到,自然要逮住另一个人再踩呀!”

  其中一个侍婢看见她吓了一跳,随即有些不服气道:“你懂什么!我们玩这个游戏又不是为了输赢,消磨时光罢了!”

  姜翊嘻嘻笑起来:“纵然是消磨时光,没有输赢还有什么趣嘛!来来,我跟你们来玩!赢的人……我请你们喝酒!”

  “当着差事呢哪里敢喝酒嘛!”另一个侍婢口齿伶俐,眼睛也转得快,“不带你不带你,摆明了要坑我们!”

  姜翊笑起来,忽然全身一僵,目光通过朝云阁那道微微开启的小缝落在屋内,似乎有一个月白的身影,背对着门。

  她一瞬间只觉毛骨悚然:“谁在里面?”

  一个侍婢见她正色,也正色起来: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是姜大小姐的未婚夫,如今客居在这边的苏忌苏公子,跟着梦离小姐一起来探望竟公子了。”

  苏忌,姜梦离。

  姜翊的脸色几乎是瞬间就变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