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四十九章 信不得他

众生令 陆芷安 1002 2019-12-25 19:21:54

  雀雀在一旁静静开口:“表小姐,大小姐信不信谁,与您无关。”

  “姐姐当真任由婢子凌辱我吗?”姜梦离仍然专注地盯着姜翊,可姜翊知道她这番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,而是说给苏忌听的。

  于是她弯了弯嘴角:“雀雀不是婢子,也不会辱你,只要你自重。”

  “自重”在对姜梦离这等从没受过什么重话,娇滴滴的女子听来,已经是极重的训斥。

  可面前的姜翊却低垂着眉眼,没有一丝退让的姿态,字字句句如针扎一般,没有一丝缓和周旋的余地,

  姜梦离眨着眼,胸口剧烈的起伏着,忽然“哇”的痛哭出声,奔下楼梯便跑了。

  姜翊瞥了一眼苏忌:“我腿短,苏公子博爱,不如你去追吧。”她慢慢地坐下来,背对着门也背对着苏忌,忽然就自觉身心俱疲。

  苏忌没有动,眉目仍是冷淡:“姜大小姐口口声声强调苏忌的客居身份,以及表小姐的出身,她虽然不是将军名下的女儿,可她也是你的庶妹,生母的出身,不是她可选择的。她也自幼流落在外,童年凄惨。”以苏忌的修养,不会像旁人一样,说出什么地位无法与嫡女相比,她母亲身份低贱种种有关身份尊卑之事。

  可这些话姜翊却听了太多年:“苏公子果真是苏公子,一贯能看到旁人瞧不见的心酸苦楚。”姜翊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摇摇欲坠,像是一块快要被撕裂的布,“出身这东西,不是自己可选,我非圣贤,也知这其中身不由己。”她侧过脸,看向苏忌,正巧他也看过来,澄澈池塘一般的双眸,像是关切。

  她无奈地笑起来,“可你若知道她们母女俩当初是怎么进将军府的,便不会说她们可怜了。”

  苏忌神色一震,有些不安地想要抬脚进门,靠近姜翊安抚她,可是最终还是却步:“我并不知道这些,姜翊,我本无意针对你。”

  “说到底,我不会掉眼泪,不会诉苦,所以你们都以为,我没什么大不了。”姜翊摇了摇头,冷静了一些,“苏公子,不送了。”

  苏忌又是一愣,嗫嚅着想要解释,最终还是没有开口,转身,听见姜翊的声音:“苏忌。”

  他全身一震,扭过脸来看姜翊。

  姜翊看着他,神色定定,眉眼却是从没有过的疏离:“姜家有门,却只迎客。”她咬住下唇,一字一顿地说,“不招贼。”

  苏忌的神色,从方才一点点惊慌失措冷下来,他是温文尔雅的公子,听到这样的话依旧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,以至于到了失态的地步。

  许久,他冷硬道:“苏忌记下了。”

  他离去的时候不忘为姜翊合上门。门关合发出的“吱呀”一声如同扬在脸上的巴掌,成了一种无端的羞辱。

  姜翊背过身去,将桌子上的茶杯往地上一扫,器皿破碎的声音刺耳尖锐。

  她也重重跌坐回椅子上,如同一朵快要枯萎凋零的小花:“雀雀。”她一字一顿,“我是真的,信不得他苏忌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