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五十五章 孤立无援的人

众生令 陆芷安 1100 2019-12-28 16:13:29

  雨停得很快,拨云见日的时候姜翊兵不高兴,甚至有一点失落:“以为能下一天的雨的,我想吃羊肉锅子诶……”

  “大夏天的吃什么锅子呢?”雀雀哼了哼,“容二公子留在姜家,是好事吗?”

  姜翊叹息一声:“我哪里知道,不过有一件事情更令我奇怪。”她扬起眼,“我不明白,文氏怎么就忽然要害我了?”

  “你少来这套,文氏都死了好几日了也不见你想这事,怎么我一提容迟你就想起来了。”雀雀轻蔑地撇了撇嘴,“我已经查清楚了,那日荷花池之事,不是文氏安排的。是秦氏和楚氏联手,秦氏用’月芝’这个名字去黑市码了三个镖师,三个人没能回去,镖局也在一直追寻未果,找到了溪亭日暮来交换消息。”

  姜翊扬了扬下巴:“你是姜家沉潭三人的消息,换了黑市镖师的消息吗?”

  雀雀点了点头:“你放心,将军府之尊,他们只能忍这口气下来。这些年,黑市镖局这些事也不少的,我们想要个真相,他们不过换个心安。”

  姜翊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的意思。

  “所以文氏之死,若不是真的自尽,就是楚氏和秦氏想要让她做这替罪羊,正好赶上你们二人撕破脸,说不定还能将此事推到你身上,一箭双雕,岂不完美。”

  姜翊笑起来:“可是呢?”

  “你与我皆有不在场的证据与证人,这府中上下谁人不知你的心腹只有我一个人?我都不在府里,谁能帮你干坏事?”她摊开双手,“我的手可干净得很,她们没那么好诬陷我。若是谁敢将脏水泼到我头上,我也有一百个法子让他们不好过。”

  姜翊嘻嘻地笑起来:“好。”

  “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如此自信,自信他们的污水泼不到我们头上吗?”雀雀的眼神中忽然有一丝悲悯,“因为我们一直孤立无援。他们都相信你只有我这一条臂膀,这个家里,除了我你不再信任任何人。一旦你有了朋友,有了其他信任或是特别的人,就会用这个人来攻击你。”她长叹一声,“现在问题又回来了,你到底要如何处置容迟之事?”

  姜翊摊手:“雀雀,你想多了,大家都知道我对苏忌不同,不也没有用苏忌来攻击我吗?”

  “苏公子不一样。”雀雀垂下眼,“苏公子看似温和,可他没有弱点,背后有太后娘娘的势力,谁敢轻易招惹诬蔑?”

  姜翊抬起眼,看着雀雀,出声:“雀雀,你一直问我为什么一直对容迟宽容,但是你已知道为什么了。”她抿了抿嘴,“他跟我一样,我们都是孤立无援的人。”

  “所以,你心软了?”雀雀依旧一动不动地盯着她,仿佛姜翊的话丝毫没有打动他。

  姜翊又盈盈笑起来,带着一点撒娇的意味:“干嘛这么说,我一直都很心软的。”

  雀雀没戳穿她。姜翊眼瞧着是一朵炽烈的向阳花,轰轰烈烈又形容灿烂,可是事实上,一旦将姜翊从包裹的面具里抽离,她是枯木,是干涸的泉眼,谁也探不到她的底,摸不准她的心。就连雀雀,有的时候也觉得,这位从小就服侍照顾的大小姐,会有那么一个瞬间,觉得她无比陌生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