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五十三章 赔你的桂花酿

众生令 陆芷安 1028 2019-12-27 17:58:05

  容家那位纨绔公子逃了。

  被送到姜家不过短短三日,便逃走了。

  这个消息在渭水不胫而走,其实不过是件小事,只是容迟此人太过出名,天性顽劣,不喜束缚。世人皆道他异类,也深知他的天资。所以恨他恨得牙痒痒,最终却不过只能背后议论几句,指望他多打几个喷嚏,说不定能脾脏破裂而死呢。

  姜翊坐在三思斋里也全然没有一丝愧疚的意思,反而坐在桌前安心等着雀雀从歇云阁端午饭来,听说今日午膳乃是姑苏风味。是曹杭比对着叔父从千里迢迢外带回来的食谱精心做的。

  雀雀端着午膳进来的时候道:“怕是又要下雨了,外头居然阴起来了,好多蜻蜓。”

  姜翊托着头盯着她手中的托盘:“吃什么呢中午?”

  外头忽然闪过一声惊雷,惊得雀雀差点扔飞了手中的膳食,姜翊赶紧站起身从她手中接过来:“呀,银丝面。”

  她转头将银丝面放到桌上的的功夫外头已经全然不见一丝光,局如同黑夜一般,雀雀急忙去点灯。姜翊也引着火将桌上的蜡烛点燃。

  姜翊又走到门前,伸手想要去接一点从屋檐滴落的雨水,被雀雀率先打了一下手腕,抓回来:“洗屋檐的雨,脏,还要吃饭呢。”

  姜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笑起来:“我真喜欢这样的天气。好像无论做什么坏事,都会随着这场大雨结束,被抹的干干净净。”

  雀雀静默地立在她身边,两个人的裙角都被落到地上又溅落起来的雨水沾湿了。许久,雀雀才道:“也是,这样的天气,饶是什么动静,都没人在意。”

  她俩在门前静默地站了很久,久到姜翊觉得这雨势大到永远也停不下来,搂住雀雀的肩头道:“若是这雨能下一辈子,咱就站这儿看一辈子,也挺好。”

  “谁要跟你看一辈子,你不嫁人,我还嫁人呢。”雀雀笑着拍了拍姜翊的背,将她的手撤下去,小声道,“别动手动脚,不合规矩。”

  姜翊微微笑起来,一副扬眉吐气的样子:“我知道,我考虑考虑,给你早两年放出去好不好呀?”她忽然就笑了,“我感觉这么多年你一点也没变,也没变老,都忘记你也是有一天要离开我的。”

  “我尽力永葆青春,多陪你两年。”雀雀笑弯了腰。

  背后忽然传来一声轻笑:“你们俩还挺着急嘛。”

  姜翊吓得一机灵,一转头,容迟坐在窗口,歪着头看着她,像是就等着她回头。

  姜翊看见他额前的头发被雨浸湿了,有些重的遮住眼,看上去比素日多了几分阴郁稳重,连眼睫都带了森森的雾气。姜翊想着他从下头翻上来,必然是要淋一段雨的。

  “连我的注灵铛都能躲得过,却躲不过我大哥他们,厉害啊。”姜翊看着他,心知他是被姜韶他们抓回来了,“你吓死我了。”

  容迟抬手,扬了扬手中的东西,跟她笑意盈盈地扬起手中的东西:“小狐狸,琵琶鸡吃吗?赔你的桂花酿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