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五十四章 我有留下的理由了

众生令 陆芷安 1058 2019-12-27 18:49:52

  姜翊舔了舔嘴唇,盯着容迟手中的食盒,笑嘻嘻道:“你陪我,我就吃。”

  两个人坐在桌前,就着一盘琵琶鸡津津有味地吃了半天,姜翊忽然道:“我们是不是应该就点米饭?”

  容迟忍不住撇了撇嘴:“被你两位兄弟催的急,琵琶鸡能买回来就算我出卖色相了。快吃吧小狐狸,等下我也要去练武了。”

  “这么大雨,你还要练功?”姜翊忍不住瞥了撇嘴,并非她瞧不起容迟,而是此人,实在是太过轻佻,偏偏天资惊人谁也不敢多置喙一句。而靠天赋是种运气,却不算是种本事。

  容迟擦了擦嘴,站起身来:“不练功,怎么一辈子比别人高出一截啊是不是?”

  原来,他还是在乎高人一筹的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请我吃琵琶鸡啊?”姜翊犹豫了一下,还是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。她有点害怕今日吃容迟的东西明日容迟就要让她替他杀人了。

  容迟垂下眼看她:“那你为什么要让我陪你吃啊?”

  “我怕你下毒……”姜翊弱弱地说了一句,“但是我很爱吃琵琶鸡……”

  容迟看了她一阵,忽然失笑:“我记住了。你还爱吃什么?”

  姜翊张了张口,最后还是没说话:“算了。”

  容迟疑惑地皱起眉来:“为什么?”

  “你在意什么,你不在意什么,一旦告诉了别人,就成了软肋,成了身上一块最容易被人攻击的地方。”姜翊专注地看着容迟的侧脸,“不仅是吃食,其他也是。你在乎什么,不能告诉旁人,否则旁人一定会用这个伤害你。”

  她是想要提醒他的。

  提醒他很多时候不加伪装,是危险也是威胁。

  容迟扯着嘴角笑了一下:“这有什么?谁还能没被人攻击的地方?就算我不在乎别人说我什么,他们难道就不说了吗?”

  “那是因为你没那么在乎。”姜翊忽然道,“若有一件事你真的特别在乎,想必就谁都不敢说,巴不得谁都不知道。”

  她话说得急,一时两个人都沉默下来,整个屋子很静,反倒是外头的雨声清晰入耳,像是什么人遥远的呐喊。

  容迟瞟了她一眼:“你在暗示我你没那么喜欢苏忌啊?”

  姜翊气结:“您真会联想,我谢谢您。”

  容迟也没有多说什么,许久,慢慢将茶杯放到桌案上上,不自在道:“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,更不喜欢亏欠谁什么,这次……谢了。”

  所以要请自己吃琵琶鸡。

  姜翊没有看他,伸手揉了揉眼睛,漫不经心:“可别谢我,又没真帮你跑了。”她抬起眼看着容迟,“我不喜欢被人家谢,更不喜欢被人家亏欠,所以容二公子,千万别亏欠我。”

  “今后不必再劳烦姜大小姐为我做什么了。”容迟站起身,“现在,我有留下的理由了。”

  姜翊盯着容迟,找不回自己的声音,直到容迟有点不耐烦地皱了皱眉:“有什么话快点说,我要走了。”

  她才如梦初醒道:“啊,什么理由?”

  “苏忌要走了啊。”容迟漫不经心地抬起手抚了抚额前的头发,“他都走了,我干嘛还要走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