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五十六章 阋墙

众生令 陆芷安 1136 2019-12-28 16:22:15

  雀雀看姜翊没有再解释的意思,也不再追问,而是低低地询问道:“你还吃吗?面都坨了。”

  她话音未落,三思斋院落的门被人“砰”的撞开,一道素白的影子挟着刀锋剑气疾冲而入,姜辽猩红着双眼,手中拿着一把泛着银色锋芒的剪刀,“我要杀了你为我母亲报仇!”

  姜翊还没来得发出“?”的问句就被雀雀重重一推,从椅子上摔下去。姜辽的剪刀刺了空。姜翊一边爬起来躲闪一边重重道,“你是不是疯了?跟我报哪门子仇?!”

  她终于站起身来,姜辽的剪刀刺过来,险些划破她的脸,姜翊倒没有什么躲避的意思,反倒觉得好笑,这些年心中预演了无数次兄弟阋墙,没料到居然轮到了自己,更没料到对手居然沦落到了这个层次。

  半是惋惜半是无奈:“姜辽,你杀了我能你母亲报仇吗?”

  姜辽已经听不见什么声音了,只是一味的抬手刺过来。姜翊躲得烦了,直接抄起桌上的茶盏朝姜辽的头上砸过去。

  没有砸中,可是里头的茶水还是泼了姜辽一身,姜辽的动作停了下来。

  “醒了没有?没醒的话我再泼一盏!”姜翊脆生生地骂他,“你抽什么风?哪有人行刺是明晃晃冲进来的?你是怕我死不了?”

  姜辽直愣愣地看着姜翊,三思斋外一声呵斥“姜辽你做什么?”是姜韶的声音。

  姜翊皱起眉头来,怕姜辽被姜韶问罪,想要劈手去夺姜辽的剪刀。姜辽却蓦地又挥动剪刀,朝姜翊的脸上猛地刺来。

  姜翊倒吸了一口凉气,却被一个人从背后拉了一下,白光一闪,她撞进一个人的怀中,还没来得及捂住脑袋就闻道那股淡淡的茶香。

  是苏忌。

  他一只手护着姜翊在怀中,另一只手轻描淡写地握在姜辽的剪刀上:“姜公子应知道,谋害嫡姐是要下狱的吧?”

  姜韶冲过来扯开姜辽,卸下他剪刀的时候,姜辽也哭了:“我……”

  姜翊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,苏忌的出现无疑是加重了事态,只好缩着脖子继续躲在苏忌的怀里。他身上的白檀香气熏红了姜翊的脸。

  英雄救美原来是这个意思,难怪美人们都拼了命的要以身相许。不过换了自己,以身相许便显得没什么诚意了,反正迟早也是要嫁他的。

  姜翊仰起脸,目光落在苏忌白玉若刻的下巴上。他的眼睫也在微微颤抖着,像是一只振翅的蜜蜂。

  他的手停留在姜翊的后背,像是安抚一个小孩子一般轻轻摩挲:“没事了。”

  姜韶咳嗽了一声,不见一点心疼担忧的样子:“姜翊你没骨头啊?给我站直。”

  姜翊从苏忌怀里探出一个头,醒悟般退了两步,道:“若不是大哥将我关在这里,我还不至于被姜辽欺负呢!”她抬起腿踢了姜辽的小腿一脚,“你也太记仇了吧,不过就是我这个做姐姐的说了你几句,你就要吓唬我啊!”

  她要维护姜辽,哪怕上一瞬他要杀她,可是家族之中出不得兄弟阋墙手足相残的事情。

  苏忌自然明白她的意思,蹙了蹙眉,半天才道:“既然是姜宅内事,苏忌便不叨扰了。”

  “今日多谢你。”姜翊小声道,“我完了再去给苏公子赔罪吧。”

  苏忌看了她一眼,笑意淡泊如云雾,下一瞬就消失不见:“不必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