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五十八章 当日之我,无可奈何

众生令 陆芷安 1077 2019-12-29 20:48:13

  姜辽之事算是了结,姜翊带着药来探望苏忌。她前些日子出口疑他伤他,他今日救她是不计前嫌,也是苏公子的雅量,可自己不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  姜翊将怀中的药膏瓶子抱的更紧了一些,轻轻扣了扣苏忌招云阁的大门。来应门的姜家拨给他的小厮新柳,见到姜翊愣了愣,随即笑着道:“大小姐。”

  “苏公子呢?”

  “在屋里呢。”他话音没落,苏忌从金陵带过来,身边一直服饰着的小厮昭燃推开门出来,手中捧着的托盘里有带血的棉布,他看见姜翊,有些没好气地行了个礼,也不怎么搭理他。

  姜翊并没计较,心想若是自己许了个不喜欢的人,还为了救这个人受了伤,只怕雀雀见了是要气的吐口水的。

  她冲着昭燃笑了笑,示意他不要声张,抱着药罐直接走了进去。

  苏忌坐在座上,背对着门:“你也开始学做不速之客了?”

  “我错了。”姜翊笑起来,“那一日是我口不择言,也是竟儿身世所累,不得不防。”她的语气像是在哄苏忌一般,“我带了药来,公子可别生我的气了。”

  苏忌也被她的语气逗笑了:“我没生气了。”

  他说“没生气了”就是“生过气”的意思,姜翊心想,自己一个从来看不透文章被学究责问的人,如今竟能分析出这样深奥的东西,真是苏忌的能耐。

  姜翊看着他放在桌上的手上还有一缕伤口,有些心疼:“姜辽他要被送回文氏母家了,今天的事情,谢谢你啊。”

  “小伤而已。”苏忌淡淡地笑了笑。

  “话虽如此,但是你是世家公子诶,养尊处优下来的,想必从来也没受过这样的伤吧。”姜翊伸手打开药罐,一股药香扑鼻而来,姜翊一向不喜欢这个味道,不由地缩了一下脖子。

  她这个举动像是个小孩子,让苏忌不由地有些思绪飞扬:“其实小时候,我也总受伤的。也在掌心。”

  “是戒尺打的?”姜翊愣了愣,“你……”

  楷模也会被打的吗?姜翊想,他也是个凡人,怎么能不犯错呢。

  “父亲脾气不好。”苏忌缩回手,轻描淡写,”不过,他已经去世了。”

  “你小时候的事情,我一点也不知道,不过以你的知名度来看……”姜翊摸了摸下巴,“你小时候一定很惨。”她想起另一个一样在金陵城长大的少年,“你看看容迟,活的那般没规矩,我猜他肯定从小就是个皮猴。”她伸手示意苏忌把手放回桌上,蘸了药膏要给苏忌上药。

  苏忌摇了摇头:“我自己来。”他从姜翊手中接过罐子,“他也不是一直都是那样。至少在容怀大哥在的时候,一个金陵玉璧,一个少年神童,比我不差。”

  姜翊盯着苏忌:“我其实一直很好奇,为何你们会变成……现在这般剑拔弩张的样子。”

  似乎牵扯到了掌心的伤口,苏忌痛的蹙了一下眉头,姜翊急忙扯过他的手问道:“没事吧没事吧?”她捧着苏忌的手轻轻吹着气。

  苏忌淡淡地说:“是我的错。”他怕姜翊没听懂,“我的确做了错事。可当日之我,也无可奈何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