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六十一章 众生之令(三)

众生令 陆芷安 1092 2019-12-31 18:02:59

  姜翊点了点头,万分平静:“幸好有噩耗,你说。”

  戚茗道:“鹂鹂姑娘今日在溪亭日暮收到一个消息,在下听了甚是震惊,虽不是什么确凿之事,鹂鹂姑娘也能压得下,可……”

  姜翊不耐烦地打断了他:“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有空听你说废话的吗?”

  她这话说的凛冽,不仅是戚茗,连雀雀都愣住了。

  “姜家幼子姜竟是众生令之主,证据确凿。”戚茗伸手,将斗笠摘下,阴郁却也绝美的面庞此时透着几丝紧张,“在下想听大小姐一句实话,公子到底是不是众生令之主?”

  姜翊看着他:“我怎么知道?”

  “我记得当日我归附的时候说过,我确信众生令之主就在姜家。”戚茗抬起眼,盯着姜翊,“大小姐当时并不吃惊,显然是知道众生令之主的身份。”

  姜翊咳嗽了一声:“我不知道。”她抬起眼,“可从小到大,听到这样的怀疑还少吗?你身为斥鬼门中人这般言之凿凿地说了,我便勉强信了。”

  这个解释虽然牵强,可戚茗找不出漏洞:“那么,若斥鬼门来犯,大小姐想好如何为姜家辩解?”

  姜翊如同听到一个笑话:“怎么,你们斥鬼门,是听人辩解的吗?之前的高家,难道是因为辩解不成才被灭了门吗?”

  “高家不同,斥鬼门握有证据,且,门主有意借此人给渭水以警示。而对于没有确凿证据之人,斥鬼门不会轻易灭门的。只要能自证……”

  “自证什么?”姜翊打断他,语气极快,“证明自己不是一个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却也被四处追杀的人?”她扬起头,“说到底,你们像乌鸦一样逐腐而来,只为了杀一个众生令之主,为的才不是你们说的那些天下大同,防患未然,为了自己心里那一点野心和不甘罢了。”

  戚茗抬高了声音:“不是这样!”他呆滞了一瞬,声音里也透着一丝苍凉,“我们幼年习武,勤学苦练才有一朝可用,凭什么,那众生令之主轻而易举便可夺了天下,想杀谁就杀谁?同样是人,他凭什么不同?倘若有一日他用上古影卫反攻众生,天下难道不葬送在此人之手?”

  姜翊没有再说话,反而静静地盯着戚茗,直把戚茗盯得有些发毛,才嗤笑一声道:“说什么呢,真正想杀谁就杀谁的,不是你们吗?”

  戚茗稍微冷静下来:“我叛离斥鬼门,正是因为觉得已逐渐背离初衷罢了。”他望着姜翊,“大小姐口中每一句实话,可有件事,我想要一句实话。倘若他日与斥鬼门对峙,大小姐真的想好如何应对了吗?”

  “过去的这么多年,我一直都在想如何应对,与其思量这项上的刀何时落下如何落下,不如想想别的。”姜翊微微笑起来,看向戚茗,这笑容里终究染上了杀机,戚茗也在她的笑容中不寒而栗起来,“我受够了被人威胁,受够了听见渭水一件又一件的噩耗,受够了你们披着拯救苍生的皮为祸苍生。”

  戚茗看着姜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,听见她的声音轻慢,甚至透着几分漫不经心:“不趁此次将斥鬼门连根拔起,我还要再等几个七年?”

陆芷安

铺垫了这么久也该走一走主线剧情了   女鹅终于开始反击了小陆倍感欣慰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