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六十二章 众生之令(四)

众生令 陆芷安 1181 2019-12-31 18:06:04

  不比戚茗的万分惊惧,雀雀平静地立在一旁,眼眸微垂。

  戚茗牙齿微微有些战栗:“我想知道,你若是有这个能耐,为什么不早些如此?”

  姜翊眉眼一弯,又盈盈笑起来,一扫方才让戚茗毛骨悚然的冷静狷狂:“因为我在想如何全身而退。如何做了这件事,却不让任何多余的人知道呢?”

  戚茗终于慢慢地站直了身子:“你现在有法子了吗?”

  “这不是,有戚大人帮我了吗?”姜翊敲着桌子,“你一贯活在阴暗处,在渭水盯着如此容色却无根无基,不是刚好,为我做这个盾牌吗?”

  戚茗有些不安地咬了咬嘴唇:“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做你的傀儡?”

  “因为戚大人除了我,也没人可以依附了不是吗?”姜翊笑着歪了歪头,“你不好奇吗?从你来到溪亭日暮之后再没有故人来找过你。”

  戚茗直直地盯着她。

  “你们自信斥鬼门武功过人,往来无痕。不过好像并不是这样。其中三个,武功真是差劲的厉害,你们斥鬼门这般滥竽充数,想想也是蛮可怜的。”姜翊扬了扬下巴,“你一边假意依附我,意在长留溪亭日暮,一边继续跟斥鬼门的故人保持联系,意欲掌控溪亭日暮另立门户。戚大人,莫不是把我们都当成傻子了?”

  戚茗全身一抖,姜翊的话如同附骨之疽,沿着他的脊椎向上缓慢攀爬。

  “他们说好看的人一定不聪明,看来果真如此。”姜翊点头,“至少,你没有你自己以为的这么聪明。”

  外头突然传来长长的,尖锐的声响,像是暗夜中忽然想起的猫叫,透着鬼祟又阴森的意味。这个声音让戚茗多少有一些站立不安,向外张望。

  “这是斥鬼门集结的哨啸。”姜翊看着戚茗,“你不去瞧瞧?这个声音可是我多年的噩梦呢,怎么今日听起来,也没有那么吓人?”

  “难道大小姐会让在下迈出这个门吗?”戚茗重重道,“您说的,我除了您以外别无依靠,难道不是指我将成为您的傀儡,限制我的行动吗?”

  “当然不是。”姜翊看了一眼雀雀,“我限制你行动做什么?不过你觉得这个时候你回去,他们还能容得下你吗?”

  戚茗眼眸微冷: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那些来找你的斥鬼门下之徒,都没有活着回去,你觉得,你此时若是叛而复降,你的主子,还能信任你吗?”姜翊垂下眼眸,“你的主子隐于其他身份之下,与朝廷密不可分,最懂得背叛和疑心这一套了。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,连你们连他的样子都没有见过了。”

  戚茗终于明白,眼前的这个人,不是自己初见时以为的狐狸,也不是带着笑容的猛虎,她是毒蛇,隐在茂盛而幽森的枝叶下,缓慢地盘旋纠缠,终将数倍与己的猛兽收入腹中。

  “一贯知大小姐善演,却不知也这般爱惜羽毛,这么多年,竟没有一人将你放在心上。”戚茗不知道自己说这句话究竟有没有困兽犹斗的刁难与羞辱,只是眼前的姜翊没有一丝气馁的样子,发而依旧柔柔地笑着,全然不像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平静漠然。

  “搏虎者,怎能与犬相争。这是这些年斥鬼门教我的最大的道理了,实在是你们太不爱惜羽毛了。”姜翊抬手取了一块糕饼,在手中慢慢地掰成两半,举到眼前,笑成一朵盛放的花,“今日的玉露团格外香甜,戚大人也来一块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