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六十四章 众生之令(六)

众生令 陆芷安 1108 2020-01-01 22:18:45

  许久,戚茗艰难张口,问身旁送他过来的雀雀道:“那位白衣是谁?”

  雀雀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有些不安地反问他:“是苏公子,怎么了?”

  戚茗低头道:“没事,只是有些面善,仿佛哪里见过一般。”他摇了摇头,“世家公子,气质总是相似的,或许是在醉仙居见过吧。”

  雀雀忽然出手,牢牢禁锢住戚茗的胳膊:“你说清楚,什么叫或许,什么叫相似?你在哪里见过,什么时候见过?”

  她的手如同生铁一般,让戚茗半天都挣脱不开。戚茗不得不有些狼狈地抬起眼:“我真的不记得了,只是方才他的眼神有点熟悉而已。”他咳嗽了一声,“你也知道,凡是厉害些的人物都会有那种眼神嘛。”

  雀雀松开他的胳膊:“得罪了,只是他与大小姐有婚约在身,我不得不格外谨慎。”她引着戚茗回歇云阁,“不过,他与容公子二人都不是姜家之人,但凡行事,还是能避开他们二人便避开的好。”

  “容二公子?容迟容曙之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哈,真是有缘分。”戚茗垂下眼,嘴角带着几分嘲讽之意,“他追杀斥鬼门已久,之前数次与他交手,如今竟要在一府之中。”

  雀雀蹙起眉,并不尽信的样子:“你们那么多人,杀不了他?”

  戚茗淡淡地回:“门主有吩咐,不杀容迟。”

  ------------------

  与此同时,方才被戚茗推拒回去的几个侍卫跪在令尹赵泽渊的面前,一字一句地回禀了方才的遭遇,包括全程姜家也没有出来一个主事之人,反而是一个门客出来应对。

  “他姜家真就猖狂到这个地步?我不过借个无职无权的庶子出来,就这样推三阻四的?我问你,如今他们家是谁主事的?”赵泽渊气到拍桌子,“斥鬼门都杀人了!再不来人,他斥鬼门若是杀到这里,谁能挡得住?”

  “大人息怒,听说姜家一个旁系的叔父如今当家,只不过他名挂在哪儿,真正的大事,还是姜家长子做主。”下头一个人继续跪着,“不过听说,公子苏忌如今也住在他们家,若大人不放心,或许可以请苏公子过来……”

  他话还没有说完,就感觉什么黑压压的东西砸过来,急忙伸手去挡,器皿落地的声音。那侍卫来不及看地上的东西,只是感到脑袋上一阵濡湿,抬手去摸,却摸到几片湿漉漉的茶叶。

  “你是什么东西!那位是太后娘娘唯一的外孙!若有个三长两短,你和我有几个脑袋能赔?”赵泽渊更加用力地拍着桌子,连胡须都在震动。

  “你的脑袋暂且还可以好好在脖子上待上几日。”门外一个黑影,嗓音略带几分戏谑嘲讽,“苏忌你不敢得罪,那我,令尹大人请务必物尽其用,不杀尽斥鬼门下之人绝不罢休。”

  赵泽渊看不清门口站着的是谁,眯起眼睛伸长了脖子去望,却发现那黑影脸上的一团青色是无论如何也探不清的。

  门口的黑影缓慢地走上前来,卸下脸上铁青的面具来,一屋的烛火忽然开始猛烈的抖动起来,不知是因为这个人,还是他挟进来的风。

  “平昌王府容迟,奉圣命前来协助处理斥鬼门一事。令尹大人,可以安心一点了吧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