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六十五章 斥鬼之难(一)

众生令 陆芷安 1045 2020-01-02 15:05:30

  赵泽渊听到“容迟”两个字稍微呆了呆,随即换上了一幅微笑的表情:“原来是容二公子大驾光临。”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容迟,也稍微诧异这个恶名昭著叛逆不逊的容二公子原来是个如此少年,“不过,容二公子方才说,圣命,在下这里,并未收到任何剿杀斥鬼门的消息啊。”

  容迟微微蹙眉:“你的意思,是我假传圣旨?”

  “下官不敢。”赵泽渊嘴上虽说不敢,却无多少惊恐的样子,他听说过这位容二公子,西北长大,是个不受平昌王重视的幼子,生母的出身更让他此生蒙上灰,永不可能翻身了,“只是您若无手令,只凭一念之辞,在下…不敢担这个责任。”

  “不必你担这个责任。”容迟冷哼了一声,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可是令尹大人,您也是修武之人,灵力波动牵引与我无差。您就这么肯定您身为令尹大人,不会成为斥鬼名单上的一位吗?”

  赵泽渊听到他这样说,终于慢慢沉下了脸。

  “渭水众人皆有威胁,您就这么自信能逃过一劫?”容迟望着他,慢慢笑起来,“现在我来保您一命,若有什么罪责,我容迟一个人承担。”

  赵泽渊调度姜家府兵对抗斥鬼门的消息,是在姜翊的睡梦中由雀雀砸下来的。

  “他已经疯了。”姜翊翻了个身,并没多少清醒地意思,“谁要听他的啊?他想调动我姜家的人,也得我姜家的人同意啊。他怎么了忽然想不开要对抗斥鬼门啊?”

  “听说,是容二公子去了,不知怎么说服了赵令尹。”

  姜翊没有再说话了,呼吸均匀,仿佛又睡过去了。

  雀雀站在姜翊床头,不折不挠道:“我记得你之前对我说过,赌输了,你亲自杀他。”

  “怎么了就确定我是赌输了?”姜翊伸手用被子蒙住头,瓮声瓮气说,“不听不听雀雀念经。”

  雀雀咧了咧嘴,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,伸手将她的被子扯下来一些:“躲能躲过去吗?他现在将官府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。姜家进退两难,再不动手,你真的就不能全身而退了。”

  姜翊忽然坐起身来,头发还带着些晨起的凌乱,眼眸也是朦胧:“他是容二公子,我杀了他若被查出来,平昌王不剥了我的皮?”

  “用陆吾,不会被查出来。”

  “雀雀你这么讨厌容迟,你让陆吾去杀他不行吗?”

  “你明知道,陆吾只尊你的命令,我再与你亲近,于他而言,也是旁人。”

  姜翊抬眼看着雀雀:“他在乌云斋吗?”

  “你在姜家杀他,就算不被人查出来一样要被剥皮,他现在在溪亭日暮。”雀雀低声道,“闹市中,偶尔斗气杀人也是常事,陆吾…”

  “绮罗给我。”姜翊站起身,自己去拿摆在桌上的外衣,“说了亲自来杀,便一丝一毫都不能假手于人。”她接过雀雀递过来的绮罗,“但是我真的很好奇,你一向不干涉我对谁动手,因为苏忌再怎样放肆荒唐你也没说过我什么,唯独容迟,你为什么那么讨厌他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