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六十七章 斥鬼之难(三)

众生令 陆芷安 1011 2020-01-03 19:47:39

  容迟一口茶卡在嗓子里:“?我不记得有…?”

  “渭水是什么地方,斥鬼门是什么东西,朝廷都不管,你瞎操什么心呢?”

  容迟愣了半刻,脸色也在这时冷下来:“你怎么了?”

  “你自负出众,却一直遭人白眼,一定要做些大事给那些人瞧瞧是吧?”姜翊从不知自己可以刻薄到这个样子,“你七年前又不在渭水,他们不会怀疑到你身上来。好好在姜家住着,不惹事就那么难吗?”

  容迟看着她:“不干己事绝不张口,刀不架在自己头上就不反击,姜大小姐是这个意思吗?”

  “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姜翊平静地点头,“我就是这样一个人,姜家就是这样一个氏族,容二公子现在知道了吗?”

  容迟不可置信地站起身来:“我不明白你。”他转身走到窗前,在窗前静默了很久,才转过身道,“渭水数以万计的百姓,是说不管就不管的吗?他们的生死,忧虑,恐惧难道都不值得你们这些氏族在乎吗?”

  “我不知道你出身的氏族有什么不同,我们这里,只听陛下的安排。”姜翊抬起眼,“容二公子,渭水乱了十四年了,你可见过谁插手一二吗?七年前那一次,渭水疮痍满目血流成河,朝廷最后,不也只是拨款了事?”

  “之前我还小,如今…”容迟垂下眼,笑容有些难堪和萧瑟。

  “会有什么不同?”姜翊定定地打断他,“容二公子以为你救渭水与水火,他们会感激你吗?”

  “我不需要谁的感谢,可拯救渭水是我的义务也是责任。”容迟的声音忽然平静下来,“就算无人在乎,我也是一样要做的。”

  “你想证明哪怕全天下的人不相信你,你还是愿意拯救他们,容二公子肩上,心头,担着的是家国天下,是大义。”姜翊抬起手,“姑且停下你的初衷不论,斥鬼门真的是你想灭都灭的了的吗?你再武功盖世,也不过就是一个人而已。众生令之主手上握着上古影卫尚且苟且偷生,你这样,就是螳臂当车。”

  容迟面对姜翊,抬高了声音:“螳臂当车怎么了?没有当车之前,谁又知我是螳螂还是猛虎?因为胆怯,因为觉得不干己事就把数万百姓抛下不理,就算苟活,姜大小姐觉得又有什么意义?”

  “苟活至少也是活着,活着就有意义!”姜翊重重道,“容二公子如今少年意气,可以说上一句不过就是一死。那是因为你没什么放心不下的人,没什么一定要争到手或者保住的东西。”姜翊仍没有什么语气起伏,甚至透着几分讥讽之意,“你以为你是谁?家国大义,海晏河清,靠你一个人就做得到?”

  容迟的眼里忽然就染上一抹猩红,透着微微湿润的酸楚和委屈,“我就得做到啊,姜翊,这是我承诺给你的,家宅安宁,天下太平啊。”他的语气微微颤抖,“是你,怎么就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