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六十八章 金陵春宴

众生令 陆芷安 1104 2020-01-03 19:53:44

  六岁的姜翊牵着母亲的手,慢慢走上象征天家威严,高不可攀的玉阶。

  母亲虽然有了四个月的身孕,可体态仍旧轻盈,拉着姜翊的手温暖柔软:“翊儿小心些,不要摔倒。”

  “母亲抱我,我就不会摔倒了。”姜翊停了下来,朝母亲伸出手,“翊儿好累,要母亲抱。”

  母亲笑起来:“母亲腹中有小弟弟,抱不起来我们翊儿了,翊儿自己来,明明很会爬楼梯的呀不是吗?”

  姜翊委屈地撇了撇嘴想哭,被母亲轻轻拍了拍头顶:“这是皇宫,可不由你想哭就哭,否则可是要挨罚的,你皇帝伯伯,可最不喜欢小孩子哭了。”

  “是皇帝舅舅米海玉朕有这么凶?”姜翊只觉得身上一轻,就被一只手轻易地夹起来,她吓得都忘了哭,只是蹬了蹬腿表示抗议,那个声音带着微微笑意,“表姊能不能念朕些好呢?”

  母亲的声音自下面传来:“臣妇给陛下请安。”母亲的声音透着拘谨,“小孩子不懂事,怎劳陛下抱她?”

  又是那个声音:“是表姊与姜爱卿的骨血,自然也受得朕的宠爱,女儿好啊,朕也一直想再要个女儿的。”

  “幸玳公主自然是最有福的。”母亲终于站起身来,“今日春宴,怎么也没见公主殿下呢?”

  无奈的声音道:“在那里缠着苏家孩子呢呢。女儿家这么小竟也不给朕省心。”他们终于开始移动了,姜翊感觉这个人仿佛在抱着自己往上走,“表姊一路进金陵,可还适应?”

  “故土难离,怎么能不适应?”

  “表姊这话想在怪责朕,让姜闻道四下奔波了。”

  “臣妇怎敢?”

  “可见过平昌王了?”

  “一至金陵便马不停蹄入了宫,未来得及拜访王爷,听说…”

  “他有些因为王嫂之事怪责于朕,可高家,留不得。王嫂也不是朕下旨剿杀的,是她自己听闻高家谋逆灭门一事,自尽的。”

  母亲的声音:“高诚也是自幼与我们一同长大的,怎么这般糊涂了。”

  “罢了,不提了。就算他们不反,朕也不会留他们太久。”姜翊感觉她终于被人放了下来,长长的台阶尽在脚下,下头的人都如同蝼蚁教人看也看不清,“表姊,姜闻道待你可好?”

  母亲的声音透着微微笑意:“夫妻间不就那么些事吗?”

  “那就好,你这性子刚直,认准了的事情九死不悔,朕是知道的。”两声短促的咳嗽,那声音继续道,“表姊带着孩子入席吧,明日还有京郊围猎,咱们也瞧一瞧孩子们的光彩。若非表姊身怀有孕,朕还想跟表姊再赛一回马呢。”

  “陛下,臣妇老了,骑不动马了。”

  “用不了多久,角逐天下的,就是这一辈了。”那人的手指轻点姜翊的鼻子,稍有些重。姜翊缩了一下脖子,带着稚气道,“翊儿不要角逐天下,只要守着家宅守和弟弟!”

  那人听见她这句话,忽然大笑起来,冲着母亲道:“表姊福气,生了个安分女儿,是你们夫妇教的好。将来,朕给她赐一门好亲事,让她真正的安守家宅。”

  “是安分,臣妇只害怕天不遂人愿,她越想要安宁越难得安宁。”母亲摸了摸她的头,“陛下,臣妇退下了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