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六十九章 他们说我是逆臣之子

众生令 陆芷安 1043 2020-01-04 19:17:39

  母亲拉着姜翊往金殿后苑走去,大片的草坪与绿地,数不尽的奇花异草,才是帝王家的御花园应有的气象,连母亲都禁不住驻足观望:“好气派的花苑,翊儿也去跟其他小姐公子们玩一玩吧。”

  姜翊挑眼望去,只见很多一群穿着鲜艳的小孩子都簇拥着一个稍微高一些的少年,他眼光微冷,透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稳重。姜翊微微不满地撇了撇嘴:“装模作样。”

  “瞎说什么?”母亲在她头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两下,语气中虽然有些不安,却也无多少斥责之意,“那位可是苏家公子小哥。”

  她目光落到一旁的一棵树上,那树干上坐着一个黑衣的少年,看上去也跟自己差不多的年纪,他的目光望向人群,望向被簇拥着的苏家公子,眼神中是不加粉饰的落寞。

  落寞不是件稀奇的事,稀奇的事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也会如此。姜翊微微咬了咬唇,那落寞是什么意思,是天地间仅此一轮的落日,无限宽广无限辽阔的天地间,空空落落,寥落孤单。

  “你坐在那里做什么?”姜翊忽然脆生生地开口,惊起了树上原本栖着的几只鸟雀,也惊起那个坐在树上的少年。

  母亲握着自己的手似乎收紧了一些,甚至薄薄地生了一层水汗,她轻轻低下头:“翊儿,他是容迟,是你……平昌王伯伯家的孩子。”

  “也是,刚刚被诛了九族的曹氏的儿子。”容迟猛地开口,看向姜翊的表情带着满满的挑衅。

  姜翊扬起笑脸:“那又怎么了?我母亲可是郡主娘娘,我父亲,他是平定边陲的大将军!”

  “你懂不懂,诛九族是什么意思?”小小的少年脸上露出了一种接近自嘲的表情,镇定却也执拗,“天下人都恨我,他们说我是逆臣之子,生有反骨,迟早也是被杀的!”

  “你就是不反,他们说破天又能怎么样呢?”姜翊稚气的声音,“我也是天下人,母亲也是天下人,我们都没有恨你,剩下的人恨你,那就是他们傻!母亲教过我,搏虎者不与犬争,你跟傻子斗,说明你也傻、”

  风中凌乱的将军夫人:“……”

  她松开姜翊的手,拢了拢衣襟,正色道:“容小公子,一对父母并不能决定生的孩子是什么样子的,高家谋反是真,你的母亲永不可能谋反也是真的,一样的道理,你也不会。退一万句,就算父母可以决定孩子的样子,你也一样不会。因为你的父亲是陛下最信任的手足,他是名声赫赫的王。你会像他一样,来日,一样是陛下,太子的臂膀。”

  “夫人此言差矣。”姜翊一直记得这个声音,这是他们口中那位森严,古怪的长公主,是当今陛下的亲姐姐,她不敢抬头,也不敢去看那位长公主,只听见她的声音有些嘶哑,像是已经敲过千百次的铜锣,“龙生龙,凤生凤,若是曾妄图大梁江山的逆贼之子,都可以轻松快活地活在这世间,岂不是动摇我大梁的江山,威胁我天家的威权了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