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七十一章 衣冠冢

众生令 陆芷安 1109 2020-01-05 20:54:30

  容迟抓着一只方才从树上鸟窝上掏出来的鸟雀,在姜翊面前扬了扬:“你看!”

  姜翊吓了一跳:“皇宫里的树上,怎么会有鸟窝?”她伸手轻轻抚了抚那鸟雀头顶的一根红羽,“你抓人家干什么?我这么薅着你的头发你高兴吗?”她直接伸手重重抓了一把容迟的头发。

  容迟有点慌乱地挣开她:“你……放肆!”

  “你怎么也会说这句话,我以为只有我爹爹会说。”姜翊兴味盎然地笑,“你会写这两个字吗?我只听他们说过,却不知道是哪两个字,肆是一二三四的那个四吗?”

  容迟想了想,有点高兴地说:“我会写,我教给你。”他低头四下去找可在地上书写的树枝,可身在皇宫,地上又哪里会有什么枯树枝,他抬起头,目光落到姜翊头发上的一个珠花,小小的海棠形状还坠着珠翠。

  姜翊豪迈地伸出手,将那枚珠花拔下来塞到容迟手中:“你写吧你写吧。”她咧了咧嘴,“反正我经常丢珠花的。”

  两个人蹲在地上开始写字,容迟提笔忘字,先是多写了一横,又是忘记自己接下来要写什么笔画。

  姜翊站起身,有些不屑地撇了撇嘴:“我知道了,你不会写字。”

  “你胡说!”容迟抬高了声音,“我习字是我大哥教的,你知道我大哥是谁吗?他是如今陛下御前最受宠的……什么职位来着……”他横竖想不起来自己兄长如今官任何级,嗫嚅了半晌才道,“他可是少年天才!”

  姜翊拍了拍裙衫上的灰尘:“他是天才,关你什么事?”她扯了扯容迟的袖子,“金陵好无趣,远不如渭水有趣,你去过渭水吗?”

  容迟摇头:“我从没有离开过金陵,母亲答应过我,八岁生辰那一日会带我离开金陵游玩……”他实在说不出后面的话。

  母亲抛下他,自己离开了金陵,永远不会回来了。

  “我想祭拜她,可我都找不到她睡在哪里。”容迟小小的身子微微颤抖起来,“他们说人死后要一直睡在一个地方,可是母亲死后,怎么能没有住的地方呢?”

  姜翊看着容迟,有点为他难过,她想如果有一日自己的母亲离去,连睡的地方皆没有,自己一定会难过死的:“那,你有没有听说过衣冠冢?我是听我父亲说的,他们说沙场苦寒,许多战士往往死无全尸,或是就地埋葬,那些想要祭拜他们的人,就会在战争结束之后,千里迢迢去战场取一捧黄沙,或是死者生前的衣冠,作衣冠冢。”

  容迟的眼睛一亮:“真的假的?我有母亲的钗环,可以作衣冠冢吗?”

  “衣冠冢……应该只有衣冠,没有钗环吧?”姜翊有些犹豫试探道,“不过钗环对女子来说应当也是衣冠的一种罢……我觉得可以……”她觉得自己说的太不肯定,于是换了一种斩钉截铁的语气,“一定可以。”

  容迟盯着她,目光如炬:“我知道花苑后头有个地方无人知晓,我们去那里祭拜我母亲吧!”

  姜翊哆嗦了一下,神智清醒地打断他:“第一,你知道的地方就不是无人知晓。第二,这是皇宫,在这里祭拜别人会被砍头的,第三,谁跟你我们?我才不跟你一起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