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七十二章 只有我说了才算

众生令 陆芷安 1408 2020-01-05 20:56:41

  还好容迟不是个倔强死心眼的小孩,他听话地点了点头,连声应道:“好好好,那我回家再给母亲建衣冠冢。”

  姜翊眨了眨眼:“那你现在要干什么?”

  “你去哪儿,我就去哪儿。”容迟扬起一个极大的笑脸,看上去没心没肺得厉害。

  姜翊看着他,忽然觉得自己未来的弟弟或许也会是他这个样子,虽然有些犯着傻气,可看上去也随和亲切,比凉山王伯伯家那个被宠坏了的儿子顾德宗可好上太多了。想到这里她不由地有些开心,伸手摸了摸容迟的头顶: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

  “七岁。”容迟似乎有点抵触姜翊碰自己的头。

  姜翊又问:“什么时候的生辰?”

  “冬天。”容迟似乎知道姜翊的意思,有些不安地补充道,“虽然只过去一个月,可那我也是七岁!”

  姜翊很是满意地扬起笑脸来:“来,叫姐姐。”

  苏忌在众人的簇拥下仍是笑意平静,不见丝毫骄傲之意,这对于一个不过十岁的少年而言不骄不躁实在是难得的品质,直到一个少年在他旁边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:“你们看,容二身边的是哪家的女儿啊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从没见过。”

  “只是看样子大抵出身不低……”

  “你瞧她那条裙子,艳俗无比……”

  “闭嘴。”说话者,幸玳公主,皇帝唯一的女儿。她一开口,周围叽叽喳喳的声音几乎瞬间就停止了,安静地等待着她的训话,“那是我表姑姑的女儿,你们都知道我表姑姑,那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女子。”

  一个女孩弱弱地搭腔:“郡主娘娘小时候赛马,年年都是第一的。”

  “姜翊是我的朋友,你们都不许说她为难她。”幸玳公主的声音是高兴的,甚至带着些满意。

  另一个孩子搭腔:“可她,在和小逆臣玩啊……”

  幸玳公主愣了愣,随即望向姜翊和她身边的容迟,信誓旦旦道:“她一定是因为不知容迟的身份,我叫她过来跟她说清楚。”

  姜翊听到了幸玳公主的声音,也看到了她遥遥的招手,有些高兴道,“是幸玳公主!走,我们去跟他们玩!”她一把抓住容迟的手腕,却被容迟拽着后退了两三步。

  容迟愣了愣,忽然就一扫方才的明朗之气,垂头丧气地说:“不了,我不喜欢跟他们一起玩。”

  姜翊稍微犹豫了一下:“好吧,那我陪你,我也不去了。”

  “不要,她是公主,你不过去,她会很生气。”容迟推开姜翊的手,忽然不知道生起谁的气来了,“我不喜欢跟你一起玩,你快点走开便是了!”

  姜翊定定地看着容迟,忽然就笑了起来:“你这个人,怎么还心口不一的?”她安慰他道,“你放心,公主她是个好人。”

  她转过身,看见幸玳就站在她身后,一脸的不悦:“念予,你为什么会跟这个人厮混在一起?”

  “公主为什么跟那些人厮混在一起?”姜翊扬了扬下巴,点了点幸玳身后的一大群人。

  “这当然不一样,苏忌公子他是……好人,而容迟他是……”

  “是坏人?”姜翊皱起眉,看着容迟,“我怎么看不出来?也对,坏人是能随便看出来的?”她睨着苏忌,“那公主又是怎么看出来,苏公子是个好人的?”

  幸玳公主不知如何反驳她这句话,只是道:“他母亲是……”

  “他母亲是谁,难道还决定得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?”姜翊想起方才母亲说过的话,依着葫芦画瓢,“他父亲可是平昌王殿下,公主的亲伯父,那么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公主难道没数吗?”

  幸玳看着姜翊,撅了噘嘴,有些执拗道:“你若是跟他一起,就不要跟我一起玩了。”

  姜翊点了点头:“好,那再见。”她此话一出,公主也愣住了,有些茫然地盯着姜翊,不敢相信她在自己和容迟之间选择了容迟:“你要跟容迟一起?”

  姜翊看了身后的容迟一眼,慢慢地站直了身子,笑起来:“是啊,我们一起。”她迎着公主不可置信的目光,一字一顿地说,“谁是好人,谁是坏人,只有我说了才算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