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七十三章 暮之曙之

众生令 陆芷安 1252 2020-01-06 18:38:41

  姜翊和容迟并肩坐在高高的花池边,周围也有偶尔路过的宫人,看见他们二人都是一脸震惊却也不敢靠近,面面相觑的瞬间仿佛在说:“他们俩怎么爬上去的?”

  姜翊全然不顾他们的目光,玩着自己裙边散下来着的绦带,仿佛是刚才爬上来的时候散下来的。

  她皱着眉问容迟:“你明知道他们讨厌你,为什么还要入宫来任由他们羞辱?”

  容迟不确定地看了姜翊一眼:“父王说,若我不来,他们会说我在为我母亲之死难过,而我不能为她难过。”

  “真是疯了。”姜翊摇了摇头,“儿子不能为母亲难过,这是什么道理?”她伸手有些粗鲁地揉了揉容迟的头,“我想回去了。”

  她仰起脸,春日里的飞鸟成行成对地从宫苑上的天空飞过,蓬勃的不可直视的太阳也仍挂在天上,可姜翊始终觉得这皇宫中的一切甚是荒唐,连带着原本最不该荒唐的小孩子都奇奇怪怪起来。

  “晚上,他们说晚上会放孔明灯的,可以许愿!”容迟像是怕她要离去一般,急着将想要足以挽留她的筹码摆出来,“一年中只有春宴这一日可以许愿,他们说,孔明灯会将心愿带给天神,很灵验的!”

  姜翊扬起脸来,看着太阳,“天神假如真的灵验,信徒千万,天下又怎会有人不圆满?我不信鬼神,也不信他听得到。”

  容迟眨着眼看着姜翊,一时想不到说什么来辩驳她:“能……能听到的!”

  “那我来跟你打赌,我许的愿望,天神听不到,却一样能够应验的。

  容迟不懂她的意思:“为……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若是真的想要这个愿望成真,我会要一生之中的每一个瞬间都为之努力,为之不顾一切,跟天神应不应我,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  容迟又低下头,像是在思索什么东西,抬起眼看着姜翊:“好,我跟你赌,你许什么愿望?”

  “我希望,家宅安宁,天下太平。”姜翊扬起笑脸,风微微吹起她的头发,阳光洒在她的头发上,也给她的轮廓镀上一层绒边。

  容迟看着她的侧脸,觉得她像是一个很厉害的老人家。

  他没能将那句质疑问出口。

  明明,家宅安宁,天下太平,都很难。

  “好了好了,我真的要回去了。”姜翊站起身来,将缠扰在手上的绦带一圈又一圈地松开,“明日春猎,你来吗?”

  容迟急忙站起身来:“会去的,你去的话,我一定会去的。”他犹豫了一下,“可是明日春猎不是只有男子才能去吗?后日的一场,我们是不是才能一起……”

  背后传来一声轻笑,姜翊蓦地回头,看见一个完全陌生却意外亲切的面孔,站在花池地另一边,哪怕身穿的衣服是与父亲一般,一旦穿上就再也不会抱起自己的那一身庄重的朝服,可脸上的笑容是带着兴味盎然甚至略略戏谑的:“跟人家姑娘家这么会说话,容曙之,你也蛮厉害的嘛。”

  容迟听到立刻转头,从花池边捡起一块小小的土块扔过去。

  那个人站在花池下面,只露出肩膀之上,微一侧脸就避开了容迟的攻击,只是脸上的笑容依旧温和:“啧啧,还打人,容二公子,没有我,你下得来吗?”他没有等容迟的回答,反而朝姜翊笑了笑,“姜大小姐,在下容怀,是这傻小子的哥哥。”

  “容……容大哥好……”姜翊偏了一下头,看着自己根本没办法跳下去的高度,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窘迫无奈的表情。

  容怀终于靠近过来,微微倾身,将手臂垫在花池一半高度的地方,充作台阶:“姜大小姐请。”

  姜翊踩着他的手臂跳下花池之后,容怀轻轻拉了拉袖子,笑着朝容迟张开双臂:“别生气了,来,哥哥抱你下来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