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七十四章 他不会来了

众生令 陆芷安 1175 2020-01-06 19:29:52

  人人皆道金陵城中少年天才容怀容暮之,原来是个这样的少年。

  姜翊是有哥哥的,大哥姜韶,在家中总是小心翼翼的,努力秉着大哥的架子一碗水端平。可原来别人的大哥,会将全部的亲近都捧出来与外人知。

  容迟有点幸运。

  姜翊撇了撇嘴,有这样的一位兄长,容迟此身,还是有地方值得别人饮一口酸梅酒的。

  “天快要擦黑了,姜大小姐不可再逗留了。”容怀微微垂首,哪怕是面对着姜翊这样的小姑娘仍旧行了一礼,“在下瞧见了将军夫人在前苑,与凉山王妃一起赏花,不如在下带着大小姐过去吧。”

  他伸手握住容迟的手:“不要依依不舍了。”他看着姜翊,“明日的春猎是用来考察这些野小子的,女子还是不宜过来。后日的游戏猎,也是一样的有趣,姜大小姐可一定要来。”他又轻轻捏了捏容迟的手,“你好好明日表现,争取拿个好彩头送人家姑娘啊。”

  姜翊笑起来:“好,容迟,后天见。”

  终于算是熬到了男女皆可参加围猎的一日,姜翊牵着母亲的手,四下张望着马场上已经换好了骑行装扮的少年们,一个个都英姿勃发,精神挺拔。

  可,没有容迟。

  她伸长了脖子等了一整日,也没有容迟。

  他没有来。

  “念予,不必等了,昨日春猎,容家出事了。”母亲轻轻摸了摸念予的头顶,语气中不乏痛惜和难过,“容二公子不会来了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-

  姜翊看着眼前已经亭亭的少年,垂下眼:“容二公子,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,我的确不记得了。但是我姜翊,就是这样一个人。我不在乎什么天下,什么百姓,我只在乎切己的利益。你若碰触到我的底线,姜家就不会再留你。”她站起身,“姜家如今剩下的都是孩子,府兵交给你,就等于战场之人没有盔甲。我做不了这个主,大哥也不行。”

  “姜大小姐竟变成了今日这副样子。”容迟终于恢复了一贯满不在乎的模样,仿佛刚才所有的脆弱,冲动,难过,都是姜翊的错觉而已。

  他嘴角噙着几分不知是自嘲还是嘲讽姜翊的笑意,这笑意也就成了他无坚不摧的铠甲:“人心之变,变得可比什么都快多了。”

  姜翊扬起脸来笑:“或许人心从来就是这个样子,只是之前没能认清而已。”

  如今的姜翊,和曾经那个说出家宅安宁,天下太平的小姑娘,的确想去甚远,仿佛来自另一个人间。

  直到容迟怒气冲冲地离开了许久,戚茗敲门进来,看到她这幅可以称得上失魂落魄的模样,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  姜翊坐下来:“不要跟我说话。”

  “你在生谁的气?容二公子?还是你自己?”

  “我说了别跟我说话。”姜翊抬高了语气,“不要喘气也不要思考,留我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好不好?”

  戚茗抿了抿嘴,像是想笑却又不敢笑,转身又退了出去。

  姜翊本对着门,听到木门的轻响有些不耐烦地说道:“不是说了留我一个人吗?”一转身,看见雀雀的笑容绒绒的,像是一片缓缓落地的羽毛。

  雀雀慢慢踱步到姜翊身边,将手中的玉露团摆到姜翊面前:“我现在可以回答大小姐的问题了。”她看着姜翊,继续笑着,“我一点都不讨厌容二公子,可我知道他不能留。”她垂下眼,声音却又微微的颤抖,“因为我知道你,没有忘掉他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