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七十五章 我没忘记过

众生令 陆芷安 1094 2020-01-07 16:27:15

  姜翊没有动,像是一座泥塑定在了椅子上。

  雀雀一倾身就跪下来:“大小姐重病之后,什么都忘了,可我知道你记得容迟。”她头垂得很低,“大小姐在梦中,提过一句容公子,所以雀雀知道大小姐是记得他的。”

  姜翊手一抖,忽然笑起来,有些故作轻松的样子:“我以为是什么呢,我……”

  “大小姐在梦中问,'容迟,春猎那一日,你为什么没来?’”

  雀雀打断了姜翊,仰起脸来盯着姜翊的脸,眼睛中泛着晶亮的光,“大小姐连夫人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,却记得这一位容二公子,这不是很奇怪的吗?他是例外,是不同,所以,不能留。”

  姜翊看着雀雀的眼睛,忽然就掉了眼泪。

  她伸手按掉那一滴眼泪,勾了勾嘴角有些艰难道:“雀雀,我从没忘记过母亲长什么样子。”

  漫长如一生的停顿,迎着雀雀不可置信的目光,姜翊一字一顿:“过去的人,过去的事,我一件都没有忘过。可是,要活下去,我不该记得。”

  她话还未说完,就看见雀雀疾冲过来,像是一只急着庇护幼崽的鸟雀,将自己没入她的怀抱。

  姜翊在雀雀的怀抱中肆无忌顾地留着眼泪:“我没办法告诉容迟,人心不会变,因为我知道父亲的心变得有多快,母亲在时,他们夫妻伉俪鹣鲽情深,可母亲身后,他立刻就迎了秦氏母女入府,不许人提起,不许任何人四时祭奠我母亲,连带着刻薄我和竟儿。若不是我……”姜翊深深地吸了一口鼻子,“能装作什么都不记得,那次我大闹祠堂,伤了父女根本。我和竟儿未来的路,会更难走。”

  “所以你人前作父慈女孝,让将军真的以为你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雀雀搂着姜翊的脖颈,心口疼的离开,“大小姐受苦了,只是为什么,连雀雀都瞒着?”

  姜翊有些难为情地低了低头,将自己从雀雀的怀抱中挣出来:“雀雀,我不是在瞒你,我是在自欺欺人。”她摇头,“在未见到容迟之前,我也的确快要成功了。”她想到容迟又微微打了个哆嗦,“可容二他提醒了我,原来我真曾那般有勇气,也曾那般被人宠爱过。”

  她抬眼看着雀雀:“这些年,我人前飞扬跋扈,人后凉薄狠毒,周全竟儿周全姜家,几乎算是手段用尽。可除了你,其实真没有什么人知道,可见偌大的姜家,真无人将我放在心上。”

  她说这话的时候也无多少悲凉之意,反而带着自觉好笑的意味,这让雀雀心里更加难受。

  “我就是怕你难过,所以并不想跟你说这些。”姜翊看着雀雀苦涩的面庞安慰道,“说真的,雀雀,我早就已经接受了。如今的所有,我真的已经全盘接受了。”

  我接受了所有人都不将我放在心上,接受了虚伪的父女,手足情谊,接受了没有朋友也没有其他心腹。

  我接受了不再对人有任何期待,接受了不再真心地所望所求,接受了命运已经安排给我的一切。

  姜翊扬起笑脸。

  真的接受,就真的一点也不难受了。

  甚至觉得那些为了接受这些事情而忍受的辗转反侧都没什么必要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