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七十七章 若你是父亲

众生令 陆芷安 1130 2020-01-08 20:46:15

  雀雀一掌打在姜翊后背上:“你才丑。”

  姜翊又“嘿嘿”的笑起来,懒懒地伸长手臂抱住雀雀:“我现在可没有什么事瞒着你啦,雀雀你可有事瞒着我?今日你说什么我都恕你无罪!”

  雀雀稍微愣了愣,眼底闪过一丝不安:“怎么这么问……我对大小姐,一贯没什么秘密的。”她伸手摸了摸姜翊的头顶,“明日姜辽兄弟二人离开渭水,韶公子让我告诉你一声,明日与他一起出城相送。”

  “哥哥生怕别人知道姜辽是因为刺杀我被送出去的,才让我陪他演这出亲密无间的戏码,我懒得理他。”姜翊伸手拿了一块玉露团,“我想吃银丝面,你让花游他们端一碗来。”

  “你还真是……”雀雀想开口骂她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。

  她想问她,天真烂漫是假,忘掉过去是假,那爱吃爱笑,喜欢苏忌,这些也是假的吗?

  雀雀心里明白,姜翊的面具戴得太久,早已经与她本来的面目融为一体了。问也无用,徒增她的艰难罢了。

  她目光落到桌上的一方食盒上,那是方才容迟怒气冲冲离开后留下的,不由地有些好奇,趁姜翊专心致志地吃面的时候慢慢地走过去,打开那方食盒。

  是半只切好的琵琶鸡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姜韶和姜翊穿着同样的月白色素净衣衫站在渭水城外的长离山上,目送着姜辽姜林二人的车驾摇摇晃晃地驶离。

  郁郁葱葱的山顶丛林将他们两个人的身影掩盖起来、姜韶有些苍凉的声音混着丛林湿漉漉的水气:“大祸临头,他们能走,我们却不能。”

  姜翊强颜欢笑:“谁说哥哥不能走?爹爹不也走了?不过爹爹远在西北,如今应该彻底扫清了陛下的疑心。”

  姜韶皱起眉偏过头瞧着姜翊,还是没有再说什么训诫,然而好脾气地说道:“长离山回家的路你走过几百次了吧?不用我陪你回去吧?”

  “哥哥又要干嘛?”

  姜韶低下头:“我要去渭水官衙,斥鬼门终究不是小贼小寇,他们必然手无措,我去瞧瞧,能不能帮上什么。”

  姜翊听到“斥鬼门”三个字,不由地愣了愣,扯住姜韶的袖子:“可父亲……”

  “父亲不准我们插手此事,可念予,身为渭水子民,看着渭水遭此劫难,怎能袖手旁观?此次违逆父亲之命,待他回来我再负荆请罪。”

  姜翊笑着垂下头,可却有微微凝滞:“我有问题,哥哥可想过,若来日斥鬼门要灭我姜家,又当如何?”

  “他们不会,只要没有证据证明众生令在我姜家,他们凭什么……”

  “来日屠刀悬颈,哥哥也打算问,凭什么吗?”

  “自有道理可辩。之前每一次灭门,不也是因为有明显的证据吗?”

  姜翊继续问:“倘若他们捏有证据呢?就如高家一样?”

  “我们自比高家谨慎。”

  “哥哥。”姜翊重重地打断他,“你有没有想过,倘若众生令之主真是姜家之人,你要如何?”

  姜韶望着姜翊,镇定地说:“守护姜家是我的责任,守护姜家众人便是我的宿命。我必拼死力搏,保姜家每一人不受纷扰,安乐无忧,无论他身份如何,我都会拼尽全力保护。”

  姜翊心头微微一颤,看着姜韶的目光也骤然柔和一些,许久才道:“若你是父亲该多好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