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七十九章 他日魂归

众生令 陆芷安 1173 2020-01-09 22:28:19

  姜翊愣了许久,才开口:“容迟,溪亭日暮不准外带的!”

  容迟一愣,将手臂重新伸出窗口,黑色的食盒被包在同样黑色的布带之中,在容迟的手中摇摇欲坠,像是要从二楼窗口掉下去,笑得嚣张:“我没带进来。”

  姜翊发现自己拼进全力也掩不住嘴角的笑,索性就扯了扯嘴角说:“没关系,我也不告诉别人,你拿进来吧。”

  “我有一个心愿,还想请姜大小姐帮忙。”容迟又笑起来,将葱炙羊肉的食盒打开,葱的香气弥漫出来,引得姜翊不由的咽了口口水,“好说好说。”

  “这是我晨起束发用的簪扣,想请大小姐帮我暂且保存。”容迟从怀中掏出一个枚木纹的簪扣,的确是他素日用来束发的东西。

  正因如此,姜翊才觉得更加奇怪:“为什么?你簪扣太多了怕丢?”

  “他日我死了,总也希望有人为我建一座衣冠冢,他日魂归,总算有地方去。”容迟依旧笑得邪气,“我不要住王陵,更不愿跟那些根本不认得的人朝夕以对,渭水很好,我觉得适合做我的久栖之所。”

  姜翊忽然出手遮住容迟的嘴:“你不准说!”意识到自己的举动过于失礼,她的手像是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,急忙站起身,后退了两步,却撞到了冰凉的墙壁,冻得她一哆嗦:“太瘆人了。”

  容迟站起身,靠近过来,伸手扯了一把她:“不冷吗?”他拧起眉,无奈地笑了笑,“你怎么吓成这个样子,我就随口说说,毕竟我在渭水也没什么朋友,谁也不肯帮我这个忙……”

  姜翊看着容迟,急忙伸出手来否定道:“我们也不是朋友!”

  她不知该不该说,容迟,我这个人,没有朋友。你跟我,更不应该做朋友。

  “我知道!”容迟镇定自若地回答,“但是你是唯一一个肯帮我的人,不论如何,好歹你姨母是我后母,我们算沾亲带故对不对?”他把那簪扣在姜翊面前摇来摇去,“况且我这东西贵的很,你若缺钱的时候还可以典当了……”

  姜翊听到这句话倒是有些心动,伸手接过他那枚簪扣:“我只是暂且帮你保管!”

  楼下忽然传来什么东西摔碎“啪”的一声,姜翊吓得一抖,听见楼下有些喧吵以及一个人快步上楼的声音。

  鹂鹂推开门来:“大……”她看到容迟,倒是呆滞了一下,极快地换了语气和措辞,“二位客官,楼下有几位客人发生了些口角,惊扰了两位用膳,实在抱歉。”她目光落到桌上的食盒上,微微皱起眉。

  容迟有些心虚地挡住她的目光:“下头怎么吵起来的?”

  “一位熟客公子在楼下与人清谈狂论,妄议朝政,却被相邻的两位新客抓了把柄,围着扣下了,说要抓起来送官……说他们心存不臣之心,不肯放人呢!”雀雀虽是回答容迟的话题,眼睛却时不时瞟向姜翊。

  姜翊知道她是在借机向自己禀告此事,不由有些头痛地扶额:““该不会是姜红篱干的吧?”

  容迟略略皱眉表示质疑。

  “溪亭日暮是酒肆,大家信口开河随便说些什么也是常事,从没见过有人追责。除了红篱这般认死理且如此忠君爱国之人。”姜翊捏着自己的眉心,“大家现在这么有闲工夫啊?”

  “看那身份,不是凡人,身边跟的随从也皆武功不凡。”鹂鹂小声道,“会不会,是朝廷派来的人?”

陆芷安

今天有一点事情所以只能更新一章,跟大家致歉,谢谢小可爱们一路支持,也希望大家继续多多书评。感恩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