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八十一章 原本该死的只是我

众生令 陆芷安 1011 2020-01-10 19:09:10

  一直不说话的那个白衣将斗笠揭下来,露出了颇为无奈却也温和的一张面孔,“容二,你可是越来越没规矩了。”

  “我一贯如此,太子殿下又不是今日才知道?”容迟仍没有一丝惶恐的样子,“这个季节来渭水,过中秋?”

  太子没有理睬他的揶揄,反倒饶有兴趣地抬了抬下巴,笑意温柔:“方才那个小姑娘是谁?你可藏的很好呢,我和敏悦,可是一点都没瞧见。”

  “为我收尸之人。”容迟仍旧一步不退,“自然不欲被随意什么人瞧见。”

  “你这臭小子有没有规矩?”刚才一直与容迟交手的白衣也卸下斗篷来,竟是长与容迟颇有几分相似的面孔,容迟之貌,能与其有三分相似,已经是极为罕见了,“太子殿下贤明天下皆知,怎会是随便什么人?”

  太子抬手,打断了那人继续说下去:“敏悦,罢了,原本是想成就容二与那姑娘……”

  “容迟真心想求,也犯不着太子成全。”容迟看着太子,“太子殿下此来,可有圣命?”

  “没有,陛下并不知本宫前来。”太子微微垂首,“可是渭水生灵涂炭,本宫怎能坐视不理?倒是你,容二,身上无官无职,手上无权无兵,何必凑这个热闹?”他并无降罪苛责的意思,可是谈吐间却有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,“赵泽渊已经将之前的事都跟我说了,你太天真了。”

  容迟嘴角的笑容垮下来:“是吗?”

  “氏族的性命,利益无人保护,你只凭一腔热血就要召集起来,可不是天真了吗?”太子依旧不疾不徐地说道,“苏知畏呢?”

  “姜家。”容迟扯了扯嘴角,“苏公子不是我,不会随意乱跑给姜家添麻烦的。”

  太子忽然伸手,搭在容迟的肩膀上,不无安抚之意:“这么多年了,曙之,你还在记恨知畏吗?”他轻轻捏了捏容迟的肩膀,“你兄长,原是我最好的朋友,无论曹家与否,都与我们的情谊无关。当年春猎,我远在北境,具体情形不知。可暮之之死纵然是天妒英才,怪不得知畏啊。”

  “的确,怪不得苏忌,怪不得那几个原本冲着我来的世家混账,最该怪的,就是我。”容迟错了一下肩,挣开太子的手,盯着子的眼睛,似乎真的想要一个答案,“原本该死的,本来就只是我罢了。”

  太子的眼瞳微微一颤,连着他身边一直站着的梁宫殿前指挥使萧敏悦皆是一颤。

  “这又……碍你什么事?”萧敏悦转过脸来,“怎么怪都怪不到你头上啊。况且,你何必总是自怨自艾,太子殿下是明白你的,陛下也是心疼你的。”

  “怎么,殿帅大人没听说过,说我容曙之狂傲不羁,克母克兄,是罪该万死之人。”容迟挑起眉眼,无多少苦涩却仍全是挑衅,“罢了,我当大人没听说过这些闲话,那也罢了。难道大人万人之上,也知道我为逆臣之子的处境吗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