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八十三章 怎样都活该

众生令 陆芷安 1237 2020-01-11 21:07:44

  “您还挺记仇。”姜翊心里这么想,却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,“没有,是我这个人容易受惊吓,怪不得苏公子。”她扬起笑脸来,“苏公子有什么事?”

  “好消息。”苏忌轻轻笑起来,“我收到了金陵家信,骠骑将军已至战场,初战告捷。”他将那封信递给姜翊,“你看。”

  姜翊犹豫地伸出手去:“你的家信,我看不合适吧?”

  “没关系。”苏忌还是将那封信递到她手上,姜翊心中鼓声大作,可表面只是若无其事地瞟了一眼,其实紧张地一个字都没看见,还是赶紧点了点头,将信还给了苏忌。

  苏忌知道她并没仔细看,也不作声,只是微笑着瞧着她,像是在等什么事一般。

  雀雀自阁楼上飞奔而下,几乎真的成了一只雀,连带着疾风催的两旁注灵铛异常响动。她飞扑到长风亭内,顾不得给苏忌行礼,捉起姜翊隐在广袖下的双手,道:“韶公子不见了。”

  ---------------

  姜府如云厅内。

  “你别急,慢慢说。”姜翊出声安慰正在面前断断续续禀报的墨琅,作为姜韶身边自幼跟着的小厮,墨琅按理说也该有些见识,可不知为何,这些年他的性子越现软弱,动不动就痛哭流涕上气不接下气,“有人送来一件公子的贴身之物,是公子母亲生前唯一的爱物玉佩,公子轻易并不示人。想必,公子是被抓了。”

  他身旁跪着的另一个小厮,面对着坐立不安地楚氏,也哭着道:“枕公子也不见了!小的今日陪公子去醉仙楼喝花酒,他进了良婉姑娘的屋子就再没出来过,小的进去找,只找到公子的香囊,许是,许是被贼人掳走了!”

  苏忌坐在她对面,倒仍是苏公子的体面气派,只是微微蹙眉以表关怀,而目光只落在姜翊一人身上。

  为了回应他的目光,也表现出一点身为手足该有的关怀,她煞有其事地倾身聆听着这二人前言不搭后语的描述,在恰当地时机伸手掩住口作震惊状。

  姜闻德听完墨琅禀报,慌乱地站起身:“兄长不在,这可怎么办才好!”

  “韶公子武功冠绝,并不能被一般人绑架走,必然是斥鬼门!”墨琅跪下来,就这眼泪连连叩了几个响头,“求求二老爷和侧夫人救救我家公子!”

  楚氏泪眼婆娑地望向姜闻德:“二叔,我家枕儿也深陷其中,实在不能不救……将军一下失了两个儿子……未来……未来可怎么好?”她越说越急,也更绝望起来,索性坐下来,掩着面哭了起来。

  女人家的眼泪,真是流不尽的。

  姜翊这样想着,百无聊赖地盯着自己的鞋,鞋面的绣花似乎有些脏了,必然是方才自溪亭日暮回来的时候踩了些泥。

  身旁的姜红篱忽然“腾”得站起身:“你们有空在这里唧唧歪歪,人都救下来五六次了。”她转身一边拔自己的鞭子一边往外走,“我自去救他!与他杀出一条路来!”

  姜翊还在出神,被她惊了一跳:“她干什么去?”

  “你站住!”姜闻德站起身猛追了几步,“有你什么事?一家子的人尚且没商量出个结果,你什么身份?”

  姜红篱站定在门口,不进不退,执拗地像是一棵长在门口的树。

  “辽儿呢!辽儿怎么办!”文氏站起身,朝着姜红篱的背影道,“就算你和姜韶二人能够脱逃,我儿子怎么办?”

  姜红篱站定,转过脸漠然对文氏道:“他青楼寻欢,怎样都活该。”

  姜翊倒吸了一口凉气,兴味盎然地转头对雀雀说:“不愧是姜红篱!”

  雀雀一掌拍在姜翊后背上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