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八十八章 容迟,恭候大驾

众生令 陆芷安 1119 2020-01-14 17:59:36

  戚茗在原地呆了半晌,忽然也拔剑加入,与容迟一同对抗斥鬼门。

  姜翊眼瞧着背对着自己的两个人机械重复着挥剑落下的动作,看着血光飞溅,辨不出来自何人。

  没想到这样的场景,到底还是在姜家上演了。

  而观看者,真的只有自己一人。

  她慢慢地站起身来,踱步到正厅的门口。那些黑袍斥鬼手中的刀尖像是锐利的雨滴朝她脸上砸来,可最终,被戚茗和容迟两个人挡住。

  他们两个人像是两堵密不透风的墙,没有一丝可被突破的缝隙。

  可那些黑衣人的血也喷薄而出,沾染到了原本一席月白色的戚茗身上,戚茗气得发抖,下手更加凶狠了一些。

  雀雀轻轻说了一句:“这么怕脏,还做杀手?”然后轻轻拉了姜翊一把,把她往里拽了拽,“你躲远点,别溅上了血。”

  “都是人,有什么脏的。”姜翊眼睛仍一动不动地落在殿外,语气轻松,刻意掩饰了她愁云惨雾的紧张。

  可雀雀了解她。知道她此时的慌乱,也不再回话。

  许久,姜翊终于叹了口气:“雀雀,你说,为什么有些人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做错,可全天下的人都要杀他呢?”

  “这世道,与人不同,便是错。”雀雀没有看姜翊,可她说的话却直直砸向姜翊的心。

  殿外的一片血色中忽然融进了一片如同阳光般耀眼的金色。

  不知是谁划破了容迟的手掌,那人的刀尖上却无一丝赤红,而是醒目的金色。

  众人大惊失色。

  雀雀更是惊得扑上前去连拉着姜翊后退了好几步,声音都在发抖:“容二公子怎么会有金色的血?他在做什么?”

  姜翊也吓得呆住了,拉着雀雀的袖子,一个字也说不出。

  斥鬼之人惊得后退数步,纷纷倒回围墙处,一时间只剩地上的十几具横尸。

  “都看到了?”容迟捂着自己的手掌,笑意轻微,带着贯有几分不屑飞扬,“今日你们人不多,我不愿欺负你们。三日后歇阳府,容迟,恭候大驾。”

  姜翊忽然反应过来他在做什么。

  他在吸引全部斥鬼门的兵力,打算以一人之人歼灭之。

  而那一日,他递给她簪扣,不是真的打算要她保管。

  而是交代后事。

  斥鬼门消散的很快,他们意识到今日的轻敌以及已经渐渐显露的力不从心,自然不会久留。

  戚茗也扑上前一步,抓住容迟的手,拿手碰了碰他的伤口:“是真的伤口……”他嘴唇有些哆嗦,“你你你……七年前在金陵,怎么可能是众生令之主?”

  “你不知道众生令是可传承的?”容迟挑了挑唇边,忽然反应过来面前这个人,“我见过你……你是溪亭日暮里的那个……”

  “在下戚茗,是大小姐身边的下人。”他拱手作揖,与容迟一起朝如云厅看去。

  姜翊站在门口,面色复杂,眼眸晦暗。

  “容二,为了保我,值得?”姜翊开口。

  “谁说爷是为了你?”容迟愣了愣,随即又扬起脸来,“我幼年便有愿望,必要除尽斥鬼门下之人。”他颇有些得意地朝姜翊晃了晃手,“与你无关。”

  姜翊依旧望向他,神色平静漠然:“容迟,这些年我一直重复地做一个梦,今日我忽然很想真的问问你,春猎那日,你到底为什么没有来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