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八十九章 数你,最厉害

众生令 陆芷安 1058 2020-01-15 15:32:57

  容迟站在原地,手掌的伤口还在汩汩流着血,这跟他们初见那日二人易位而处的场景一模一样。他看着姜翊,勾起唇边笑了笑,有些压抑不住的惊喜愉悦:“你想起来了,是不是?”

  姜翊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,反而又问道:“你用了什么法子?为什么会有金色的血?”

  “我……”容迟没有跟姜翊继续玩笑或是撒谎的打算,“江湖中有一种奇药,抹在刀刃上划破手掌便会有金色的血,之前高家那位也是用这个法子。”

  姜翊继续瞧着他:“刚才你的伤口明明是斥鬼门伤着的……”

  “人多眼杂,谁能看清楚是他刀剑伤了我,还是我握住了他的刀刃?”容迟仍有些骄傲道,“何况谁有空追究我的伤口是谁碰的,他们如今全部的心思都在我是众生令之主这件事上……”

  姜翊冷笑了一声,容迟从没见过她这般样子,仿佛极为生气的样子,不由地噤声。

  姜翊继续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想承认我认得你吗?”她隐在袖子下的拳头用力地握紧,像是在给自己打气一般,“因为我一直就觉得你会是个大麻烦。”

  容迟看着她,脸上忽然没了神情。

  “你的英雄戏码只能感动你自己,旁人看了,只是觉得幼稚罢了。”姜翊慢慢道,“你与斥鬼门相斗,根本不可能赢,除了赔上你一条性命,什么都不会改变。”

  她这番话丝毫没有激怒容迟,反而引得他笑了笑:“我没打算改变什么。”他仰起脸,“可我若是死了,朝廷,太子,还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吗?他们还能安享太平,视渭水劫难于不顾吗?”他耸了耸肩,“至于我,死就死了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  姜翊的全身不由地颤抖起来:“你……疯子。”

  容迟的眼眸,是这一瞬间冷下来的,他望着姜翊的神情仿佛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:“我以为,你是这天底下唯一一个不会骗我,不会在我面前演戏的人。”

  姜翊觉得很好笑:“你凭什么这么觉得?”

  “凭我们是一类人。”容迟看着她,“至少,曾经是。”

  “容二公子错了,你和我从来都不是一类人。”姜翊定定说道,“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,我尚在云端,你跌入尘泥,后来……”

  后来我也跌落云端,与尘泥无异。而你,从来身不染尘。

  所以我们从来不是一样的人。

  这样的话自然不能说给他听,姜翊自嘲地笑了笑:“你被平昌王殿下放逐在外,而我始终是将军府独一无二的长女,无人敢轻视我,你我,怎能一样?”

  容迟看着她,终于笑了笑:“是我错了。”他背过身,紧紧地握了一下拳,原本就流着金色血液的伤口又汩汩冒出血来,他全然不顾,在自己玄色的衣角随意地抹了抹,“我以为,你跟他们都不一样的。”

  姜翊没有说话。

  “可我忘了,一个在戏苑里长大的孩子,怎可能不会演戏呢?”容迟望向姜翊,像是想要看穿她的表面,“还是姜大小姐厉害,这么多人里,数你,最厉害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