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众生令

第九十一章 不自量力

众生令 陆芷安 1122 2020-01-16 13:47:57

  听到他说这样严重的话,姜翊哆嗦了一下赶紧伸出手打断他:倒……倒也不必。”

  陆吾也有些茫然,随即又垂下头去:“陆吾说错了……”

  “你没有说错。是我的问题。”姜翊拉了拉陆吾的袖子,带着些安慰的意思,“我更希望我与你们,彼此保全,而不是想要你们拼死来保我,这样对你们来说太不公平”

  陆吾咧了咧嘴,看上去憨实:“可,我们本就为了保护主子。”

  姜翊愣了一下,笑起来:“也对,世上又哪里来的公平?”她伸手揉了揉陆吾的头,“跟斥鬼门交手可还吃力?”

  陆吾摇了摇头:“不值一提。”他抬眼小心翼翼地看了姜翊一眼,随即立刻又垂下头。

  姜翊被他这一眼看得发毛:“怎么了?”

  陆吾头埋得更低:“杀掉他们这么简单,何不,早点杀?”

  其他人必然会被他这样的话惊得呆滞,可姜翊反而轻飘飘地笑了笑,抬眼看了一下陆吾:“陆吾,杀人不好玩。”随即她又笑了一下,“况且,一个斥鬼门灭了,还有斥神门,斥妖门,诸如此类的,只要众生令还在,那觊觎它的人只是越来越多,不会彻底消失的。”

  她慢慢地抬起头:“这个道理,容迟为什么就是不懂呢?”

  她说他不懂,却知他不该懂。斥鬼门是拦在容迟面前的第一个磨难,在越过这磨难之后,方能望见矗立其后的其他陷阱,圈套,折磨。

  他尚且年少,这些东西,今后也都会遇到的。

  “可若,连这个磨难他都越不过去……”姜翊心里微寒,“我好歹,能帮他这一次是吧?”

  陆吾不懂她在喃喃什么,只是低着头,均匀又平稳地呼吸着。

  “你想帮他?”苏忌的一席白衣,也是这个时候在殿外出现的。他站立的地方有些逆着光,姜翊全然辨不出他的表情,只能看见他的白衣,在阳光下仍旧一尘不染。

  旁人一袭白衣,必然像是鬼魅妖邪,而苏忌的白衣总是翩翩若仙。

  姜翊心想,给他浣洗衣服的小厮真是有些悲惨。

  “苏公子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她此话脱口便意识到什么不太对,“也是,我能料到斥鬼门的伎俩,苏公子怎么会料不到呢?”

  苏忌道:“别去。”

  姜翊愣了愣,意识到他说的是容迟:“你……”

  “弃车保帅,非此不可。将军不在,姜家满是女眷与小辈,如何能与他们相敌?”苏忌一字一顿地说。

  姜翊的心迅速凉下去,看着他:“谁是帅?”

  苏忌显然没有料到姜翊忽然发问,愣了一愣。

  “谁都是可以被舍略的,只是看对谁来说。”她其实知道自己不应该对苏忌生气,或是失望。他本就不能理解她的心情。可她还是忍不住的难过,因为那是苏忌,他本该是那个让她永远仰望的人,而非是像父亲一般权衡利弊得失的人。

  这是她自幼就喜欢的少年郎啊。

  哪怕是认命而为,却也不失真心。

  苏忌靠近了一步,他舒朗惊艳的眉目也是这个跃然姜翊的眼前:“你救不了他。”

  “不试试怎么知道?”姜翊没有退让的意思。

  苏忌看着她,忽然就笑了:“这些日子我总觉得你和我想的样子不同,可原来,你还不过是个小姑娘。天真,莽撞,也不自量力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