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穿书之女主爱上了反派男二

067 要不要跟我走?

穿书之女主爱上了反派男二 陶幽兰 2206 2020-02-13 23:05:31

  说实话,看到他现在这幅样子,安夏还真的觉得他真是倒霉到家了,比她当初更倒霉,她好歹还有姜宇诚这个辣鸡男友,但是程南瑾……

  “不过,婚约应该就快要解除了,小纯,你应该恭喜我的。”哈?上一秒你还在愁眉苦脸诉说自己的不幸,下一秒你就要我恭喜你?

  这人怕不是因为遇到点事都开始变的精神不正常了?

  当安夏感觉到自己整个人被程南瑾抱在怀里的时候,她才知道他特意在自己面前说这句话的意思,不过,换了一般人,可能真的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承受不来。

  安夏想到他之前的车子都被人给开走了,就忍不住心疼,这算什么事儿啊,原先还算是个人生赢家,就在这么突然之间,就成了全世界最惨的倒霉蛋。

  A30:下次你可以用个好听点的词汇来比喻他,毕竟是你喜欢的人。

  安夏被他抱的特别紧,而她对系统的话也因为此时此刻和程南瑾的亲密接触彻底屏蔽掉了,难道说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?

  A30:爱情尼玛*

  安夏:这句我听到了。

  安夏:对方不想理你,并向你扔了一只哈士奇.jpg

  A30:呵,女人。

  安夏:说的好像你是个男人。

  A30:滚,***

  安夏无语,A30最近大概是更年期了吧,这么暴躁。

  不过安夏还是不能忽视现在程南瑾这个状况,哎,该怎么摆脱这个状况啊,跟个被封杀的明星一样。

  “手真的没办法……”安夏说出这句话就觉得后悔了,如果还有办法治好,他怎么还可能会出现在这里?

  “那你以后要怎么办?”安夏赶紧截止了自己之前的问话,重新问了一个更容易让程南瑾失控的问题,安夏觉得她可能就是个打火机,而程南瑾就是个炮仗,她随便说个话就跟开了火一样把程南瑾这个炮仗一下就点炸了。

  “对不起啊,我知道我这么问……”这么问怎么样,很伤人自尊吗?安夏觉得现在她的情商大概是个负数。

  哎,反正什么都发生了,程南瑾应该也不害怕再被刺激了吧,那也不一定啊……

  “我以后只能改行了,不过现在的我真的没办法和姜宇诚相提并论了,是不是?”程南瑾说话的时候没有一点停顿,安夏都怀疑他今天过来这里是不是就是为了问她这件事情,如果真的只是为了这个,她能回答她心里想的吗?

  安夏忍不住拍了拍程南瑾的背。

  A30:那可不行。

  安夏:啥?

  A30:你想和他说你喜欢他,这不行。

  安夏:我如果说了会怎么样?

  A30:被强行传送回去当植物人吧。

  安夏:就不能商量商量吗?

  A30:不能。

  后来系统居然还和安夏解释说这并不是她能够控制的,哎,其实这些话系统不是和她重复了一次了,估计A30也对这个剧情走向越来越无语了吧。

  但是在这里她们还能怎么办?只能我命由天不由我,呵,真特么的扯,本来应该是我命由我不由天啊,太憋屈了。

  所以程南瑾没想到他自己倒霉催的还没哭呢,安以纯却突然在他怀里慢慢抽泣……

  “你怎么了,就算为了我伤心……也不用哭的这么厉害……”程南瑾看着安夏在他面前嚎啕大哭的时候,突然有点手足无措,这是为了他而伤心了?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想到安以纯可能是因为他才会这么哭,心里就觉得甜丝丝的。

  所以大街上有人看到这两个神奇的人的时候,都以为是程南瑾故意欺负安夏,都对程南瑾指指点点。

  “喂,别哭了,在哭我看这些人都能把我群殴了,跟我走走吧。”安夏眼角还存着泪呢,要立刻收住也不是说收就能收住的,不过既然倒霉蛋都这么要求了,她也不好拒绝。

  说实话,如果A30是程南瑾,听到她内心里是把自己归类为倒霉蛋的话,估计会一把刀直接把她砍死,什么狗屁的好感,都会烟消云散。

  啊,原来我在你心里不过是个倒霉蛋,但是我一直都在喜欢你啊,所以倒霉蛋才喜欢你这样的,A30想到这话突然觉得想笑,所以安夏的耳朵里突然出现了一阵银铃一般悦耳的……啊呸……是很粗鲁的哈哈哈……

  而且还没完了。

  “你是不是连住的地方也没了?”安夏尽量忽略耳畔乱七八糟的笑声,平静下来询问现在程南瑾面临的问题。

  不过现在她倒是觉得姜心怡才是最厉害的,或者应该说更准确点,她才是最无情的?

  毕竟程南瑾遇上这种事这么久了,她去医院里看程南瑾的时候从没遇上过她不说,事后他被家里赶出来,姜心怡好像都完全不知道一样,连个电话都没有。

  就算是被家里人阻止,但是只要是自己想做的事情,没人能防得住,她觉得姜心怡这么做是故意的,哎,谁知道她这种脑回路不正常的人到底怎么想的。

  “还好,我之前自己存钱买了房,三室两厅,不大不小,够我住,家里人不知道,你说是不是还好我留了后手,不然这个时候肯定要饥寒交迫彻底完蛋了。”安夏听完忍不住唉声叹气,“哎,你现在和彻底完蛋也没差了。”

  说完之后安夏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啥,立刻尴尬地笑了笑,“对不起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  程南瑾皱眉,看着安夏的脸眼神好像就是在告诉安夏:你别解释了,我知道你就是那么个意思。

  不过程南瑾这次倒是没怎么在意,反而是噗嗤一声笑了,“其实我没告诉过你,我本来就不想留在那里了,我准备离开了,现在这样正好。”

  安夏有点错愕,什么?

  离开?去哪儿?

  “你要不要和我一起?”突如其来的话让安夏彻底懵了,怎么……怎么这个小说现在好像一切都是围绕程南瑾来的,不是,这个女主和男二离开的剧情不是要在后面吗?怎么程南瑾会在这时候提出来,而且安以纯和姜宇诚之间的矛盾并没有达到不可调和的地步。

  “大学我还学了心理学,当时觉得挺有趣的,也喜欢,只不过家里没人做这个,对这个也不喜欢,走路上都能把路人看穿了,让人觉得怪可怕的,所以只是放了个副课去学了学。”

  安夏皱了皱眉,原来他喜欢的竟然是心理学?

  “你不会是觉得脑花儿这玩意儿和心理学关系密切所以才……”安夏错愕的很,程南瑾这人,也真是够奇葩的。

  “差不多,反正就那么个意思吧,不过这不是重点,你说你要不要跟我走?”

  

陶幽兰

疫情太严重,我们这儿小县城都有好几位了,哎,人生在世不容易,没事千万别打牌,注意惜命啊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