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赭

4.混入钟府

墨赭 岸边十一 1324 2019-10-23 00:51:00

  钟府的后院门突然打开,出来两个神色匆匆的侍女。

  “姐姐,我们这样跑了会不会不好啊。”

  “本来想着工钱丰厚才来的,没听过还有这样的怪事,既然订金钱咱们也拿到了,听姐姐的,咱们现在就回村里去。”

  看着两名女子把工衣脱了往地上一扔,穿着自己的衣服牵着手就跑了。我走前去看,突然就被一壮汉抓起。

  “拿了工钱还跑,我们家仆的名声都被你们这些人给坏了!”抓住我的壮汉很生气,感觉随时都会给我来一棍子。

  “你干嘛抓我,放手!放手!”想着要从壮汉手里挣脱出来,用力推着拍着他。

  “干嘛抓你?你自己自己心里没数吗?”

  “吴掌事,我这里抓住一个。”那壮汉对着院子里的女子大声喊。我往院子里看了一眼,一个穿着素黑色衣裳的女人,看着约莫三十,没有笑意也没有怒意,满脸的威严,有股摄人的气势。

  我突然想起了师父,师父生气的时候,也是这样一脸严肃,不用说一个字,都你感受到周围被压迫的气氛,就像是呼吸都被钳住了一样。

  壮汉半拖半扯的把我拉进了院子,我想着要怎么脱身,后转念一想,不对啊,我不就是要进来这钟府偷画吗,天赐良机,就不再作声了。

  “凡事可一不可再,如果有下次,不仅是你,你们同乡的女孩都不用再进钟府了,希望你为自己也为她们多想想,回去吧。”说罢,那名称吴掌事的女子就离开了。

  见吴掌事同意饶了我,那名壮汉也松了手。我活动了下手脚,也不知到要去哪里。

  “那个…兄弟,我这是要回哪里?”

  “你还想回哪里,除了女工房你还能回哪里。”壮汉一脸鄙夷的看着我,盯着我怕我又偷逃了。

  “那个……我今天刚来,不太记得女工房的路,麻烦兄弟带下路。”

  “新来的也敢逃跑,你够厉害的,谁是你兄弟。”我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,勉强笑了一下,缓解气氛。

  路上大致了解了钟府的情况。

  钟府老爷钟政道乃临州城最大的富商,货郎起家。府上的夫人十年前就过世了,留下独子钟云朗。夫人过世十载,钟老爷也没有再续弦,刚刚见过的吴掌事原是夫人的贴身丫鬟,后来夫人死了,便留了下来掌事。这钟府分前院后院和偏殿,前院迎客,招呼客人留宿;过了石景山旁的小桥,就是连着后院;石景山右边连着小竹林,竹林内就是偏殿。

  “没得吩咐我们下人不能出前院,更不能到偏殿打扰老爷少爷,你记住了没?”护院看着我一脸无奈,见我没回应,又吐槽道:

  “像你这样的村姑,怎么选进来的啊!浑身脏兮兮的,府里多的是漂亮丫头,你这狗屎运。”语气里满满的嫌弃。

  “哼”我默默哼了一声,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头上,也确实是有些脏,在街边坐了一天,又困又累的。

  “你从这里进去,找孙妈,让她给你安排。”说完头不都回的走了。

  我这是有多招人嫌啊,拍了下身上的灰,进屋找孙妈。

  孙妈给我找了套工衣,又在大通铺里找了个床位。这么晚了,澡估计是没法洗了,换了身衣服,我就爬到床位上。

  虽然这床铺没有师兄给我铺的棉褥子舒服,也没有秕谷子做的枕头,但是比起路上睡的席子,已经是天壤之别了。打开窗抬起头,刚好可以看到月亮,让月光照到自己脸上,摸摸包里的灵芝,嗯还在,掏出布偶兔,抱在怀里,照着月光,感觉特别安心。

  想着下山此行不足半月,现在人竟然置身他乡之府,如果现在还在山上,此刻应该在捡草入药。突然想念师父和师兄,不知道他们此时在做何事,知道了自己偷溜下山的话,会不会责罚自己。

  “师兄师父不要生气。”想着想着也进入了梦中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