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赭

5.钟府夜游

墨赭 岸边十一 1677 2019-10-23 00:51:23

  “新来的,快起来。新来的!”睡梦间有人掐了我的手臂,一下把我疼醒了。睁眼看面前的女子,也穿着一身一样的工衣。

  “你以前做事也是这么懒的吗?都什么时辰了还不起床干活!”说毕连忙把我从床被里拉出来。我尽力睁开眼,心想这才刚闭上眼,怎么就天亮了,要起床干活了?看了看窗外,天还未完全亮。

  “姐姐,这不是还没天亮吗?”

  “小妹子,你还想睡到天亮啊,赶紧起来了。赶紧!给我!起来了。”她用力拖着我,拉着半梦半醒的我起身。勉强梳洗了一下,便带着我,七拐八拐的走到后厨房。

  “小妹子,你听好了。我叫梅儿,孙妈让你跟着我做活计,那我就是你的大姐头了。进了这后厨,你就老老实实的跟着我,知道吧。做得好了,我就给你去孙妈那里表扬表扬,做得不好了,就把你分去看茅房。我可是已经在钟府两年多了!”梅儿一脸的得意。

  认真看了眼面前的这个姑娘,年龄应该只是稍微比我年长些,眉眼长得利落精致,可能是路上也少遇见漂亮姑娘,呆呆的走了个神。

  “没睡醒吗?发什么呆呢!”

  我赶紧摇摇头。

  因为要负责全府上百号人的餐食,厨房也是非常大,简直像外面街坊上的楼坊。二三十人在房子里转来转去。梅儿负责给帮厨打下手,我就被指派去洗菜洗蔬果。

  忙了一大早,才终于到了下人们吃早饭的时间,肚子都饿扁了。

  “你看你狼吞虎咽的,一点礼仪都没有。别说姐姐我没教你,吃,要细嚼慢咽,喝,要一小口一小口的抿。不要,发出,声音。”说着掰了掰我拿着筷箸的手,试着纠正我的握姿。

  “梅儿姐,大家都这样吃的。你怎么都不动箸?忙了一早上,你不饿吗?”

  “给你钱你都不知道接着,笨死了。”梅儿低下头,小声和我说“这进来钟府的丫头们,哪个不是想借钟府这块踏板,盼着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的,看着你是我小妹子的份上才点拔点拔你。”说完又从不知何处拿出了面镜子,照了照,拢了拢头发。

  我又夹了两箸,看看四周的侍女们,虽然没有梅儿那样吸人眼珠子,但是各个都收拾的整整齐齐,朱唇点绛,精精神神的。

  “姐姐我在钟府待了两年多了,能骗你不成。本来看你小脸也俏,想你也是来找金龟婿的,怎么傻乎乎的。”

  “那你不吃饭不饿吗?”

  “饿?”梅儿眼神闪过一丝失落,马上又转成调侃的语气,轻哼了一声。“早就饿够了,这世上多得是比挨饿还可怕的事情。”

  梅儿把镜子收好,收了收面前的碗筷,催我赶紧吃饱了回去干活,想到府中侍女各个都窈窕曲致,也不敢多吃,回去继续洗菜,顺便打探下钟府里哪些个屋子住着画师。

  其他几个分配洗菜的女工,都是新来的,也问不到什么情报,本来想摸鱼去找梅儿,结果一天下来也没再见着她。排队沐浴的时候,听其他女工说,梅儿被调去前院,帮衬侍候近日宴会的宾客,可把她高兴坏了。

  我泡在浴桶里,想起来白天梅儿说的话。

  比饿还可怕的事?这世上要是能有比饿还可怕的事,估计就是被师父责罚,还有吃掉坏掉的人参果,上吐下泻了。

  “里面的小姐妹你快点!!”

  “行啦,马上出来。”好不容易舒舒服服泡个澡,才下去又要起来。换好衣裳,正往女工房的方向走,远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。

  梅儿?我跟了上去。

  跟着梅儿一直往石景山走,梅儿偷偷穿过假山旁的小桥,站在老旧杉树下,来回踱步,又拿出了镜子照了照,看来应该是与人相约在此。

  不是不能到前院吗?我蹲在假山旁,悄悄偷看梅儿,大概过了一刻,一个男子往老杉方向走了过去。男子衣着与家丁不同,远看就能感觉到,应是达官显贵之流,镶着宝石的衣服,在黑夜里也熠熠生辉。

  梅儿见到男子,也马上拥了过去,作势垂打男子胸口,男子抓住梅儿的手,双臂把她圈住。

  “原来梅儿姐要飞上枝头了。”这男人是何人?想来该是这钟府的大少爷。

  我边看边想,那男子俯身在梅儿耳边说了什么,梅儿的脸上像滴了粉色的墨,晕开一抹绯红。男子又牵起了梅儿的手,吻了吻她的指尖,隔着衣服,又吻了梅儿的手臂,一直吻着向上延伸,到了梅儿的脖子也全然没有要停下来的趋势。

  非礼勿视!非礼勿视!我捂住双眼在心里默念,没想到他们这么大胆,竟然当众耳鬓厮磨,不知为何又觉得心跳加速,还是赶紧走吧,要是又被护院抓住,就百口莫辩了。我刚站起身,拍拍身上的草,身后突然投来一片阴影。

  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身后人传来男子的声音。

  ……

  这下……完了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