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赭

9.再入竹林

墨赭 岸边十一 2432 2019-10-23 12:58:48

  眼看着他要把耳朵贴到我的胸口。

  “我是来找线索!”完了,说出来了。

  “什么线索?”他停住了动作,忽然抬头看着我,我移开视线,不想看他。

  “不说就继续啰。”然后扬起手,看着真的会伸到我的内衣里来。

  “我昨天看见了!”

  “看见什么?”

  算了,破罐子破摔干脆告诉他好了。反正也逃不掉了,就把梅儿和昨天看到事情告诉他。

  “你还记得那个男子的长相吗?”

  “长相没看清,但是他的外衿上,镶了闪闪的宝石。”男子听完略有所思的样子,大约是想到了男子是何人。

  “我说你,是不是知道怎么回事了?知道就告诉我,我把情报都告诉你了,你也应该告诉我你的。”

  “昨天被你迷了一回,刚刚在竹林也放了你一马,你还想和我谈条件?”

  “那我自己现在不是也中招了吗,而且我什么都告诉你了。”

  “看来你很有意见啊。”男子又突然把头凑了过来,然后突然伸起手。

  “你又要干什么?不要啊!”我偏头闭着眼睛。

  结果他把我手上的绳子解开了。

  “能动以后自己走回去吧,梅儿的事情你别管了。”他收起绳子,走回自己的榻账。

  “你那个药还是别用了,瞧你那身手。”说完居然笑了起来,回到自己的榻下睡觉去了。

  我突然生气一股无名气,被捉弄还被嘲笑,以前师兄都没这么欺负过我,又想到刚刚被他调戏的样子,脸上烫了起来。

  阳光照到脸上,我伸手想把窗帘子拉下来。才反应过来,天亮了。怎么还在钟少爷房里,不过手脚都恢复正常了。悄悄走近他的榻帐,人居然不在榻内。瞬间恶向胆边生,往他的榻上踩了两脚,出了口气。

  回到女工房,看了看梅儿,对她说话,她一时好似能听懂,一时又自己喃喃不知所言。读了这么多年药经,此时竟然想不出有什么解决的方子。

  半天没了人影,到厨房被孙妈斥了一顿。插科打诨又过了一天,泡在澡盆里,又捋了捋现在的情形。画也没偷到,钱也没多少,赤灵芝切了就更加不值钱了,这些都好说,当务之急还是要把梅儿医好,想着头都大了。

  看来还是要去找钟少爷一趟。

  本来想把包里全部值钱的物什都带出来,翻来翻去估计他全部都瞧不上眼。还是空着手,又来到了偏殿。

  悄悄摸到昨天的房间,一直都没有等到他。正想打道回府之际,听见中年男子的声音从远处的房间传来,内容听不太清楚,感觉像是很生气的样子。

  跟着声音走,原来是钟家老爷少爷都在,钟政道看着脸都气红了,他调了好一会儿呼吸,说道:

  “朗儿,你这样用你自己惩罚爹,你想想是谁会最伤心!”

  “爹不再管你了,等过了中秋,就帮你定门亲事,你自己好自为之吧。”

  钟少爷话都没回,还是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走了出来,我站在远处,向他挥了挥手。他瞄了一样并没停下,往自己房里走回去了。

  我跟着他后面,看他坐在榻上不知道想什么,仿佛没看到我,我像变了空气一样。我朝他面前挥了挥手,没有反应,又挥了挥,还是没有反应,他像是入定了一样。

  奇怪。

  “你能看到我的是吗?”没有回应。

  “你看不到我吗?”没有回应。

  “那你能听见我说话吗?”没有回应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难道真的听不见也看不到我吗?

  我试着伸手摸他的脸,刚伸出就被抓住了大力一扯,一下没站稳,跌坐在了早上自己踩的地方。大少爷一把把我推到了,压了过来。

  “我看得到你,只是觉得你……很烦。”又是沉沉的声音,很不耐烦。

  我咽了咽喉咙,就算是和他不算很熟,也能感觉他现在非常的生气。用力推开他,他倒也配合的松手了,然后眼神又不知道聚焦到哪里,又入定了。

  看来今天时机不对,我一点点挪动着屁股,走到门口,跑回了女工房,行动失败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