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赭

13.救母

墨赭 岸边十一 1575 2019-10-23 13:04:22

  看了眼身上的绳子,暗自骂自己,看了这么多年的药经,还这么容易被迷了。又看了眼钟云朗,他像没事人一样坐在隔壁,身上连绳子都没绑。

  “你怎么没被绑起来?”

  “因为我和他们是一伙的。”

  什么!难怪他知道这里有人住,还没中招。怎么临州富商之子,竟然还在山间开了家黑店!

  “哈哈,你真的信了。”

  “啊!你又骗我!”是啊,脚指头想也知道不可能。

  “我又不反抗,为什么要绑我。”钟云朗说得轻描淡写的,仿佛就只有我是被持劫了一样。

  “你知道茶里有药,怎么不告诉我!”

  “因为,想看你笑话。”

  我一时语塞。

  “我们进了黑店!”虽然屋里没有人,但我还是悄声和他说着。

  “你不是说,男的被抓了,就会被送去当柱子,女的就会被,被嘿嘿嘿吗?”

  “我不怕啊,我把钱给他们,他们就会放了我。可是你嘛,长得这么好看,可能……”说着突然用手抚着我的脸,描着我的眉,眼,然后嘴唇,最后捏着我下巴,脸也贴了过来,越靠越近。

  扑通扑通,又来了。

  “可能就会被……”在嘴唇快要亲上来的一瞬间,门突然被打开了,刚刚那名话很多的男子带着另一名男子进来了。

  “啊,这位少爷,这样可不好,怎么可以趁人之危呢。要趁人之危的话,也要到四下无……”

  “大利。”说话的男子比大利要高壮很多,虽然五官比话多男要粗犷,但是依然能看出他们之间的相象,估计这就是阿吉。他喝了一声,多话男也不再说话了。

  阿吉走过来,帮我身上的绳子解开。

  “马车我已经修好了,你们走吧。”

  “哥哥!”

  “生死有命,娘的病再另想法子吧。”

  “哥哥!!”

  “行了,以后不要再擅自行动了。”多话男很生气,用力往墙上锤了一拳,走了出去。

  “两位对不住,我弟弟救母心切。把二位的马车弄坏了,还迷倒二位,实在抱歉。往村口出去,五日车程就能到柳眉镇,找工匠打磨一下,马车就更牢一点,就此别过了。”把绳收好,阿吉作了一揖,就出了房间。

  钟云朗扶着我站起来,我们走出房间。正看见多话男推着一个妇人坐在后院晒月光。这妇人估计就是他们兄弟的娘,但她眼神呆滞,令我想起了梅儿,和梅儿刚醒来的神情并无二致。

  “她这样多久了?”我走到妇人身边,抓起她的手号起脉来。

  多话男呆了一下,随即回应道:

  “从柳眉镇回来,估计有个十来日了。”

  我认真观察妇人,脸上并无异样,如果和梅儿中的是同种毒,唇上乌紫已退,按理应该会渐渐恢复理智,难道是其他的毒吗?又或是中的毒量较重?

  “你娘她发病前喝过酒吗?”

  “不太清楚,她前些日子做了点手帕丝巾到柳眉镇卖,镇上的人送回来的时候,说我娘撞了鬼,变成了这样。”多话男看着妇人,眼里有很多种读不懂的情绪。

  “天底下没有鬼的!你不要担心,我的一个朋友,前不久也发了这种病,但是她现在好很多了!能治好的!”我试着安慰大利。

  多话男看着我,没有说话。对了,我忽然想起来我的赤灵芝,可是这病发了这么久,现在才用药不知道还能起多少疗效。想着,我就跑了出去。

  “你去哪里?”钟云朗看我突然跑开,朝我喊了一声。

  “到车上拿点东西!”

  又掰下一段赤灵芝,取粉磨片泡汤。搞定了以后,我对他们兄弟嘱咐了几句,见天色已黑,阿吉留我们下来吃饭,休息一晚。

  吃过饭,想到院子里走走,看到钟云朗坐在凉亭边,拿着把折扇,乘着月光摇啊摇,不知道在想什么,又露出一副入定眼神。

  我悄悄走过,想吓他一跳。

  “哈!~~啊!”没想到没吓着人,被他发现了,一把抓住我的手,把我拉了下来。我一跌,半个身子压到他背上,脸刚好卡到他的肩窝,下巴撞到他的锁骨,磕得直发疼。

  一瞬间,又是那股松木的清香。

  “呵,想偷袭我。”

  “你松手!”我赶紧推开他,匆忙跑回自己的房间。

  我躺在床上,心还是狂跳不止。每次钟云朗靠近,闻到那股松木味,心都跳得好快。

  想起以前在山上,师兄也总是背着我走回家里,常常握着我的手教我写书法,还有次掏鸟蛋从树上掉下来,师兄也是横着把我抱回去的,我还睡着了,也没觉得什么不妥。

  “啊,好烦啊~兔兔,我这是怎么了?”

  “兔兔,你说外面的男子都是这样吗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