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赭

14.马车上

墨赭 岸边十一 1380 2019-10-23 13:04:48

  用过早饭,我们就打算出发前往柳眉镇。

  阿吉把我们送到了村口

  “记得按时喂药哈,有空我会回来看你们的。”

  “对了,怎么一早都没见到大利。”

  “可能他不好意思吧,我们绑了你们。你们不但没计较,还给我们赠药。真的过意不去,其实…我弟弟,不是坏人。我们兄弟从小就没了父母……”

  “等等我!”阿吉话还没说完,就听见大利远远传来呼喊。

  “等等我!!”大利也带了个行囊,喘着说:

  “拜托带上我吧!我知道你们要去柳眉镇,我要去柳眉镇,我要弄清楚到底是谁下药害我娘的!”

  “可以……吗?”我看了眼钟云朗。

  “不要看我。”

  “不拒绝就是答应啰。”我笑着伸手拉大利上车。

  “一路顺风!”

  “多保重~”我对阿吉挥挥手,坐着马车,往柳眉镇去。

  “钟云朗,我知道你为什么会让大利上车。”我低声对坐在隔壁一脸悠哉看书的钟云朗说道。

  “那你说说。”他连头都没抬起来一下。

  “你不想驾马了。是不是?”我用手顶了顶钟云朗。

  他没说话,白了我一眼。

  我爬到马车外,坐到大利隔壁,想吹吹风,和大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。

  “你的利字是怎么写的?”

  “大吉大利的利,这个利字呢,说起来也是有学问的。那就代表了一种祝福,一种亲……”

  “噢噢噢,原来是这个利。我叫佑希,保佑的佑,希望的希,他叫钟云朗。你今年多大啦?”

  “今年啊,十五六?不记得了,谁在乎这个,我在乎的是这个。”说着朝我比了比钱的手势。

  “人呢,就需要有钱,没钱呢,就会饿,饿肚子,就会干坏事。有时候呢,就会像我这样不小心走了歪路,那如果……”

  “噢,明白了~明白了。我回去躺一下,辛苦你驾马了。”匆匆回到车内,车内看到钟云朗在偷笑。

  “笑什么笑?”

  “终于找到一个比你还烦的人了。”

  我们各坐一边,他看他的诗书,我看我的药经。随手翻着书,也没多少看得进去,下巴磕到的地方又疼了起来,想起昨夜贴着他的颈,不觉脸上一红。悄悄用手抵住额头,假装翻书,眼神偷偷看向他。

  突然发现一直都没认真看过他的脸。钟云朗长得好看,眉星剑目,眼睛偏长,又不似女子那样魅惑;眉骨到鼻弓间错落曲致,也不觉突兀;就是嘴唇有点薄,张婶说唇薄的人薄情。想着想着,他嘴唇突然动了起来。

  “看够了没?”吓得我赶紧收回目光,假装在看书。

  “谁……谁…谁看你了。”呼,真丢脸。收过神,认真读起我的药经。

  马车行了几日,终于出了矮树林,看到了一条溪流。

  “沿着这条溪流往上走两日,就是柳眉镇了。”大利难得的没有继续念叨。

  “我们停下来歇一下吧。”我看着大利和钟云朗,没有回应就是默认。

  大利拉了拉缰绳,马儿停了下来,我跳下车,朝着溪边走去。

  好久都没有闻到溪流的的味道了。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脱了鞋袜,坐在石头上,把脚浸在水里。

  大利也走了过来,看我脱了鞋袜,也脱了鞋袜,卷起裤脚,蹚到水里。我们坐在石头上吹风,他突然沾了一掌水偷袭我,泼了过来,我也不认输,回泼他。打打闹闹,玩了一会。

  “你看你,像只湿掉的猴子,哈哈哈。”我看着被我泼湿的大利,笑成了花。

  “我像猴子?你很好吗,你不也像猴子,母猴子,母猴子。”

  我追着他,作势要锤他,走回到了马车上。回到车上,钟云朗看了我们两一眼,又继续看他的书。

  “你刚刚怎么不下车,一起湿湿脚?”

  “你以为我是你吗,一个女孩子打打闹闹的,弄得浑身湿答答。”说完把书合了起来,偏过头闭目寐了起来。

  “我心情好不和你计较。”拿起两条毛巾,想递一条给大利。

  钟云朗突然抢过了毛巾,丢了给大利,然后又坐回原来地方。我一头雾水,莫名其妙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