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赭

支线 大利

墨赭 岸边十一 1093 2019-10-23 13:05:33

  我是大利。这是我的不知道第几趟出门,我驾着马车,朝车内的两人看了眼。这个女子像是男子的丫鬟,又像是男子的情人,不过他们是什么关系,对我不重要。重要的,是我娘,和我娘被毒害的原委。

  娘会变成这样,都是因为我。

  我和哥哥,从小流落,记忆里连父母的样子都没有。有一年,我们行乞到这个村子的时候,我饿得晕了过去,醒来的时候,张眼看到了天上的神女,神女不仅给我们吃的,还收留了我们,成了我们的娘。

  哥哥从小懂事能干,我们一家三口齐心协力,在村里开了个小茶铺,招呼来往临州的行人,日子也算过得安稳。

  看着哥哥也差不多适婚了,娘就去城里找了媒人婆,媒人婆给哥哥找了个临州城里做工的女子。说是人品好长得俊,离我们村子也近,她的父母也应下了这门亲事,聘金聘礼备齐了,过了中秋就嫁进来。

  附近的姑娘都不愿意嫁到我们的小村,更愿意去临州城碰碰运气。所以我们都高兴坏了,特别是娘,开心得都要开始缝小孩儿的衣物了。

  但是,这个世上的事情总有但是。

  那个姑娘家的爹病了,说要一笔钱给她爹治病,既然两家都快要成亲家了,我们当然也有义务帮忙。

  来来往往送了几次钱,家里都掏空了都还是不够。我寻思着,觉得有些怀疑,就再去找了媒人婆,结果去到,人去楼空。

  又跑了几趟官府,最后都不了了之。之后我们都没再提过这事,但是我知道,娘自责极了,好像一瞬老了十岁。

  前些日子,我看到城里找帮工,是运送御石像的队伍,要去很远的边疆,不过开的工钱很高,比我们茶寮一年的利钱还多。我需要钱,需要好多好多的钱。

  和他们提出了说要去报名的念头,哥哥和娘亲都不同意,大家都知道,这种官家队伍的招工,多是有去无回的。那天我和他俩吵了一架,对着他们说:

  “我们的银子都被骗光了!我不出去做工,存到猴年马月都存不回来的。”说完我马上就后悔了,我知道的,娘肯定会很难过的。

  第二天,娘就不见了,留下了字条,说她做了女红,拿去柳眉镇卖。没想到,没想到回来的时候,就完全不是同一个人了。

  说起来也很丢人,那天晚上,我一个大男子汉,哭了。

  后面?

  后面就是我不顾哥哥反对,偷偷把铆钉夹到路上,看遇见哪个倒霉鬼,问他‘借点’银子救急,把母亲治好。

  结果,这一男一女两个人,男的早就识破了我的小伎俩,说他不打算反抗,要钱马车里有,让我放他们走。我怕他有什么诡计,就把晕了那个女的绑了起来。那男子好像还嫌我手脚慢似的,拿起我的绳子,居然替我绑了起来,我就把他们锁在了屋里头。

  再后面?

  再后面就是我跟着他们的马车,一起去柳眉镇调查。我又朝马车里看了一眼。那男子拿了条毛巾丢了给我,女子拿着条毛巾气呼呼的也擦了起来。

  他们是什么关系,对我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这男子很精明,这女子,傻乎乎但却愿意救我娘一命。

  ——完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