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赭

19.画皮

墨赭 岸边十一 1672 2019-10-24 09:10:23

  忽然,有人拍了拍我的脸。睁开朦胧睡眼,看见天色已经全部暗下来了,我坐在草坪上,不知何时枕着钟云朗的手臂睡着了。

  “鬼来了。”

  他摇醒我,轻轻说出了这几个字。

  鬼?

  我打了个寒颤,真的有鬼吗?

  我们三个悄悄潜入书生的宅子,屋内除了一个房间闪着灯光,其余地方都黑得伸手见不着五指。我们靠近房间,透过穿纱看见书生,还有……还有

  女鬼!

  我感觉自己心跳加快了,压着害怕的感觉,继续偷窥。

  “是不是你?到底是不是你!”那女子面对书生,背对我们,看不到正脸,语气像是生气,又像是害怕。书生只是盯着女鬼的脸,什么也没说,反而悠哉坐了下来。他的脸色居然没有像早上时那样的阴翳,只是白,白得像是身体的血都已经被抽干。

  “我就知道是你,你到底想怎样,你到底还想怎样!她们都疯的疯,死的死了,你还想怎么样啊!”那女子越说越激动。

  “我要你们偿命。”书生淡淡的说着,从身上拿出了一幅画,放到桌案上,在女鬼面前摊开。

  只见女鬼见了画,呆了一瞬,又突然失声尖叫了起来,一手推翻桌上的画,朝着房门冲了过来,跑了出去。

  哪里是什么画皮鬼,有影子有脸,分明是镇上的姑娘,我跟着姑娘,追了上去。

  那女子荒不择路,冲到了后院,在后院里疯疯癫癫乱跑乱撞。

  “站住!别跑了!”我怎么喊她都听不见,几经辛苦终于追上她,住着她的肩膀想拉住她,不让她乱跑,结果她力气异常大,一把将我推倒在地。

  大利也赶过来了,帮着把她钳住了。理了理她乱做一团的头发,才看清她的脸。

  清秀女子的唇上,深深的乌紫色,铁青色的脸,眼睛紧闭,比起梅儿当时的样子,恐怖十倍,嘴上还一直呢喃。

  “不是我害你的,不要过来。对不起,对不起,不要过来。”说着胡话,还叫了起来。

  我和大利把她拖到墙边,想试着唤醒她。

  突然,她的双眼一睁,死死地盯着前方,伸直双手拼命挣扎,好像真的看见了画皮的女鬼向她剥皮。

  她挣扎的越来越激烈,把大利都抓伤了,挣开了他的控制,跑了出去,我们赶紧再跟上。女子跑到门口,看到花坛仿佛想起了什么,又是一声大叫,直直冲着最近的树身,用力一撞,听见一声巨响,大利捂住了我的眼睛。

  “不要啊!”

  “别看!”

  眼前只能看见大利的掌心,我知道不好了,拂开他的手,跑到女子倒下的树前。她的头上撞开了一片,深得可见白骨,暗红色的血成股留下,流过怒睁的双目,脸上手上全是伤痕。

  我呆在女子的面前,看着她恐怖的死状,浑身无法动弹。瞬间,脑里一片空白。

  先听见耳边嗡的一声长响。紧接着是自己的心跳声。

  扑通,扑通,扑通,扑通,比任何一次的跳动都剧烈。

  然后两眼一黑,倒了下去。

  “希儿!希儿!希儿!”大利接住了我,摁住我的人中,叫醒我。我看了他一眼,又想起女子的脸,啊的叫了一声。

  “没事了没事了,别看就行了。”

  呼吸呼吸呼吸。冷静想想,对,女子跑了出来,我和大利追着,然后她撞到了树上,我看到她,就晕倒了。

  须臾之间发生的事,竟有种过了漫长一天的错觉。

  “她还有气吗?”

  “没了。”

  “你能走吗?你先进去找钟云朗,这里……这里我处理下。”大利的脸色也很不好看,估计他也没遇过这样的事情。我应了一声,扶着墙走了回了内堂。

  看见书生拿着画站在树下,钟云朗站在离他一丈远的位置,像是也受了伤,没有轻举妄动。

  “她们都是我杀的,是她们罪有应得,我不会伤害你们的,你们走吧。”

  “为什么要?你为什么要害人?你给她看了什么东西?”我急匆匆,生气地质问他。

  “看了什么?给她们看了什么……看了什么…”书生突然自己自说自话,打开了手中的画,举起那幅女子画像,对着月光看了起来。画中女子的脸上,有滩黑斑,不知是不是占了什么污渍,他自顾的摸着画中人的脸,满眼的爱惜。

  “看的,是天下掉下的一半月。”他轻轻的说了一句,一脸释怀的笑,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瓷瓶,对嘴喝了下去。钟云朗箭步上前,也没能打住他突如其来的动作。

  书生喝完药,倒在地上,拿着画朝桃树边爬去,五官开始流血。我又想起刚刚女子的画面,双手双腿抖得不行,我抓住钟云朗的手臂,动都动不了。他扶着我,走得离书生近些。

  书生艰难的爬到了树下,靠着桃树坐了下来。闭上了眼,像是突然看见了美丽的画皮女鬼,心满意足的笑了。

  “你看,我终于画好了。”

  说完,他就一动不动的,咽了气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