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赭

25.黑衣人

墨赭 岸边十一 1953 2019-10-26 09:27:15

 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顺利,按我的脚程,明日正午之前应该能赶回上山。

  一路上我买了些不同的糕饼,想着带回去给他们尝尝,希望他们吃了买的点心,不要怪我自己擅自偷溜了下山。

  再过几日便是中秋了,路上经过的村落,都挂起了大大小小的灯笼,遇到的走贩,也很适时宜地,卖着一些中秋特有的糕点、花灯之类的。我想起钟云朗,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,他府上是不是也挂满了彩灯,厨房里做的一笼笼点心糕子。

  “唉,如果有机会留在钟府尝尝就好了~”我边叹息着,就回到了牛家村山脚下了。

  “张婶,张婶,我回来了!”离远看到张婶在料理她家的菜田,我对着她吆喝着。

  张婶看见我,放下手中的活计,走了过来。

  “你个臭丫头,舍得回来了,张婶都以为你被野男人拐跑了!”说着捏了捏我的耳朵。

  “张婶~”我缩这头,想躲开她的手。

  “你看我给你带了好吃的。”我拿来路上买的手信。

  “哟,出门了还惦记着我呢。”

  “那是,谁都忘记也不能忘记我张婶。”

  “就你能说,看你等下上山看见你师父之后,还有没有这么能说!”

  “师父来过啦?”

  “你下山没多久就过了,说起来也好些天没见过他了。看着很是着急。”

  “那你告诉他了吗?”我一脸急切的着问张婶,希望她有保守秘密。

  “哪敢告诉他啊。”张婶神色淡了一下,表情凝重了起来。

  “你回去还是注意点吧,你师父看着…看着好像好似和平日不太一样。”

  “不太一样?师父生病了吗?”

  “不像生病了,像是…像是,我说不上来,就是感觉不一样。”

  我从没见过张婶这么严肃,看着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  “张婶你别吓我。说得我都害怕了。”

  “唉,可能是我多心了。你的画呢,你的画找到了没有?”

  “没有没有,找了几处都没找到。你知道吗~我还看到女鬼了!不过是假的女鬼……”

  我和张婶说着在山下的见闻,跳过遇袭的部分,吹嘘起自己替他们治病的过程。

  “哟,长能耐了!都能救人了~那以后张婶老了就靠你了哈。”

  “行啊,但是我诊金很贵哒~”说完我就拿着我的东西跑了回去。

  张婶目光送着我离开,眉头里流露出一股担忧。

  “希望是我多心了。”

  我一路悠闲走着。想着不知道师兄之前下山回来了没有,又想着这个时间,师父不知道是不是在后山练功。反正师父都发现我溜出去了,要罚的话也躲不过,也不担心了,走到圈子里先看看我的兔子。

  我靠近圈子,就闻到一股腥臭。难道有兔子死掉了。

  靠近一看,两只白的窝在一起,都已经没了气了,身上有些地方被啃掉了,有些地方已经骨化了。另外两只都还活着,身上沾了血肉,脏兮兮的。

  我内心一阵难过,本想着师父平时,两三日便会出关,看我不在,会替我喂养这些小可怜。没想到它们竟然在圈子里活活饿死了。

  师父到哪里去了?

  我心里一团疑问,想起张婶说的话,心里有点荒乱。难道师父出门找我去了?我压着满腔疑惑,赶紧走到屋内。

  回到屋中,见房内一切如常,看着并无不妥。我用手拭了下木椅,指尖全是灰尘,看来师父的确出门了,估计是真的出门寻我去了。

  师兄不在,师父也不在,房子里布着灰尘,他们估计会赶在节前回来吧。遂前去把死掉的兔子埋了,喂了喂活着的,拿来布盆,想着好好打扫一下。

  刚把水盆端到井口,忽的就听到门口就传来了声响。肯定是师父回来了,我放下水盆。准备去迎接他。

  “师父,我回……”

  没想到还没到前厅,就看见师父在院前空地,持剑与几个黑衣人在互相对峙。我知道自己功夫不好,不出声蹲在墙后,看着他们。

  “江凡,把墨赭石和圣女交出来。念在同族数十年,你交出来我可以去向毕长老替你求情。”说话的黑衣男语气坚定,服装和另外几人稍稍不同。认真看清了他们的衣着,和上次抢劫的马匪是一样的。

  这些人都不是马匪,分明是要来追杀我们的。

  “哼,我当天离队独自去找苏璃,本来就没想过要重新回到族里。石头和圣女都不在我这里,你不信我也没办法,动手吧。”说着师父又摆好了防御的阵势。

  “这二十年来,我们为了追回墨赭死了多少弟兄你知道吗!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带着圣女逃到外面,你只要交出墨赭石,我可以当没见过你,不然别怪我手下无情。”

  “不要冥顽不灵!”

  “和他说不通,动手吧!”

  黑衣人看与师父沟通无效,就喊身后的其他人与师父动起手来。

  几个黑衣人一起向师父袭来,他们处处不留情,每次都向师父要害和弱点攻去。眼看着一剑,就要往师父心脏刺去!

  “留活的!”

  “不要啊!”黑衣男和我同时喊了起来,我急得站起了身,其他人统统朝我看来,被发现了。

  “希儿快跑!”师父见我站起身想过去与他一起退敌,急声喊我赶紧逃走。

  “快离开这里。去后山!”

  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,想去躲起来,又想和师父一起同进退。

  “圣女?”

  “你和去把圣女请回族里,其他人留下来钳住江凡,必要时,可以用墨赭。”带头的黑衣男说完,就和另一个黑衣人,朝我追来,我看形式不对,拔腿往后山跑。

  怎么办?怎么办?

  这些人前来到底所谓何事?什么圣女?什么墨赭?师父如果被抓住了会被杀掉吗?师兄,你在哪里?快回来就我们啊?

  一路狂奔,进到了后山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