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赭

28.身世成谜

墨赭 岸边十一 1520 2019-10-26 09:35:46

  休整了几日。我把一路上遇见的见闻,还有上山后被黑衣人追捕的经过告诉了师兄。

  “原来都是因为墨赭和圣女。”

  “师兄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  “我也不太确定。但那个墨赭石的事,我有听师父说过。

  墨赭石者,其体为黑红色土岩石。质地硬中带脆,通体泛暗红流光,断面呈贝壳状,磨粉可入料作画,加以精制可入药,但切忌不可直接食用。若吸如人体分量错误,轻则昏昏欲睡神志不清;重则心智失常,走火入魔;更有甚着,直接命丧当场。具体情况因人而异,有误服后飘飘欲仙,也有人使用后一切如常,毫无反应。”

  “师兄,你怎么会了解的这么清楚!”

  “哦,那是师父同我讲的。我每次下上,都是依师父的指引前去找这墨赭石。不过每次去都没人捷足先登了。”

  “按你说的,这石头还不止一块!”

  “也不能这么说,应该说,是一块原石,后来碎裂了,我去寻的也是其中的碎片。你说在密室里看到的那一块,应该只是原石中的一部分而已。”

  “那它裂成了多少块啊?黑衣人为什么要来抢这个石头呢?还有圣女,圣女你知道吗?”我一口气把心中疑虑都抛了出来。

  “师父也不清楚裂了多少块,只是得了线索,就让我下山去找而已。你说的黑衣人,我倒是没有遇见过,至于圣女,也是第一次听说。”

  我一脸失望,本以为可以在师兄口中,得到所有问题的答案。

  看来这墨赭石如此神奇,那之前梅儿、书生和女鬼的癫狂极有可能是和这个石头有关系了。

  “那你,知道师父密室里的画像吗?”

  “密室里的画像?那天我听到墙后有声,发现了机关之后就马上把你抱出来了,没留意到里面还有画。”

  我领着师兄,让他站在密室的暗门处,等我拿出画后给我开门。

  我把画摊开在师兄面前。

  他看到画,也吃了一惊。

  “师父以前带回的,怎会是你的画像。”

  “我也奇怪,除了这次下山,我以前连村子都没出过。还有,那些黑衣人,把我误认成什么圣女了,说师父好像是什么族人,逃了出来之类的。”

  师兄把画举起来,对着我的脸比了比。

  “希儿,这女子,看着看着又觉得和你有些不同。你看她眼角带痣。”

  听言,我再认真看了看画中人。

  的确,画中女子虽然和我想象,但左眼下轻轻地点了个黑痣。

  “我觉得这神韵不一样,画里人看着比较柔和。你看着比较娇憨。该不会是你失散的姐妹之类的吧?”

  “什么娇憨。”很少听到师兄这样形容我,突然觉得有点害羞,我转过身,想了想,是啊,怎么没想过她可能是我的亲人。

  “这人,可能是我的娘……”我对师兄说着。

  如果她是我亲人的话,大概……只有这个可能了吧。

  “我听到黑衣人说了,他们把我当成圣女,还疑惑我为什么容颜不老。”

  “很有可能。那如果这是你娘,该不会师父就是你爹吧?”

  “我不知道……”活了十几年,从来没想过师父会是我的爹。小时候,也问过师父,自己的爹娘在哪里,但每次只要提及此事,师父都会黑着脸,后来久了,也不敢再问了。

  “师兄,你还记得你爹的样子吗?”

  “记得,也记不得了,太久了,有点模糊,隐隐约约只有个轮廓了。”

  “希儿,你不用担心,等我们找到师父了,把一切都问明白。”

  “嗯。”我知道师兄也只是安慰我,毕竟我们对师父的下落毫无头绪。

  收拾好行囊,明天我们又要下山了,这次出门,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希望回来的时候,会是我们三人一起。

  “你怎么还没睡。”师兄看我坐在院子里。

  “我睡不着。”

  他也坐了下来,拍着我的头。

  “没事的,有我在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  我们静静的坐了好一阵。

  我躺在床上,侧夜难眠。如果不是我偷溜下山,蒙面人是不是就不会找上门,我们是不是还能平静的生活在这里。

  我拿起放在床头的折扇,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到钟云朗一面,不知道他会不会真的按留给他的字条,找到这里来呢?

  我翻下身,找来纸笔,给他留下字条,告诉他我和师兄会往北面走。

  有缘的话,就能再见一面了。

  有缘的话,就能把折扇亲手还给他了。

  我抱着折扇,又躺下床上睡去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