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赭

支线 一次杂谈

墨赭 岸边十一 934 2019-10-27 10:36:07

  又是我,大利。

  自从希儿告别我们,独自回山之后,也过了几天了。

  娘的病也渐渐好转了,有时还能帮忙打理家中的茶寮。而我留在了钟府,我知道等希儿回来,到时候我们又可以出门远行,看这大千世界。

  钟府的待遇很好,闲暇的时间,钟大哥还让我到府上的书房里看书。就这样,一天天的,中秋节也快到了。

  钟府很大,府上的灯笼照得比十五的月还亮。

  我偶尔看到钟大哥自己一人,在竹林里独酌,有次还让我坐下陪他一起喝。

  不懂他们这些有钱人,为什么吃饱了还闷闷不乐的,钟大哥是,他的爹钟老爷也是。常常也一个人,回府了不找谁说说话之类的,他们父子关系更是糟糕,碰面了连话不讲了。

  中秋之后的某天,钟大哥突然找到我,叫我帮他备好马车,他要出趟远门。我还想着,我们不是要等希儿回来吗?怎么就自己出门了。

  我们去到小哥小村,进村问了村妇,原来有人坐不住,自己找上门了,难怪路上隔一阵就问我到了没,隔一阵就问我到了没。

  我们把马车交给村妇,就一直爬上上山去。钟大哥可能是比较少走山路,鞋都差点磕坏了。

  好不容易上到山顶,屋子里居然空无一人,怎么敲门都没人应。我们在门口等了一天,都一直不见人影。钟大哥就叫让翻了进去。

  真的没有人,屋里收拾得整整齐齐的,看着离开一段时间了。气得他,狠狠地把手往桌上一拍。

  希儿难道没回家么?

  我们在一间房内,发现了个字条,写着往北走。

  当天夜里就出发了,本来还想可以在屋里留宿一晚的。

  结果走了一路了,都没遇见希儿。

  本来都过了几个小镇了,后来钟大哥突然说让我往回赶,说按希儿的脚程,估计没我们快的,可能在我们后面。

  我就按他说,往回走。

  倒着找了两个镇子,终于才遇见她,和她的师兄。

  钟大哥脸色都绿了。

  我想着他们这样难得又见上了,应该就会天天腻歪着吧,没想到才一个晚上,又闹起了别扭。

  也是,无端端多了顶绿帽子,我是钟大哥也生气。

  不是,不是绿帽子,是多了个师兄。

  其实这师兄吧,人也挺好的,人畜无害的样子,挺和蔼的。但是和钟大哥比起来,还是钟大哥更胜一筹吧?女孩子不都喜欢多金帅气的少年郎吗?可是呢,可是这师兄又是自小的青梅竹马,长得也是谦谦有礼,唉,选谁好呢?

  我在烦什么,反正他们都不会选我。

  可能是在钟府,杂七杂八的书看多了。

  你说他们之间算是什么关系?

  这对我来说不重要。

  重要的是,我又可以出远门啦!

  下一站,清水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