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邵先生每天都在被离婚

002她失忆了

邵先生每天都在被离婚 野猫当家 1212 2019-10-24 10:29:27

  阮恬坐在窗边,怔怔地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,想笑,又笑不出来。

  从她醒来到现在的这一周时间,她总有这种苍白无力的感觉,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,不管她做什么,都显得徒劳无功。

  因为……

  许蕾蕾告诉她:她意外遭遇车祸,失去了四年记忆!

  三流小言狗血剧情,有朝一日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?

  她会相信?

  当然不会!

  只是,她左手无名指有个淡淡的指环痕迹,作不了假。手机显示的日期,作不了假。网上关于四年前特大事件的报道,作不了假。

  她是真的,失忆了。

  如果仅是如此,也就罢了。但她睁开眼面临的,居然是离婚。

  上一刻还处在甜蜜的婚礼现场,满心期待婚后的生活,再睁开眼却要离婚,这让她如何接受!

  不!她不离婚,她得向邵逸铭讨个说法。

  阮恬想到一出是一出,站起来就往外跑。

  刚转身,却像被看不见的女巫施了魔法,全身定住不动了——

  门口,邵逸铭一手抄着西装外套,另一手捅进裤兜里,静静地看着她。

  他宁静如水的神情,和记忆中婚礼上的那个人,真的是一模一样。

  阮恬瞬间湿了眼眶,近乡情怯,想上前,又不敢抬脚,只能困于原地,睁大眼睛,努力地看着他。唇瓣张了又张,连个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  邵逸铭站在门口,其实已经好一阵了。

  十天前,他去非洲处理紧急公务,遇到一些意外,和外界失去联系。直到昨天,才知道阮恬醒了,而且还失忆了。

  他匆匆飞回来,落地就赶到医院,迫切地想见她。

  真见到她,他所顾虑的一切,便都不重要了。

  她人好好的,就行了。

  邵逸铭闭了闭眼,双手微微张开,“恬恬?”

  看到他示好的动作,阮恬眼中闪过炙热的亮光,乳燕投林一般扎进他怀里。

  双手搂着他的腰,手心感受他皮肤上的温度,阮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
  她闻到一股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。

  优质香水彰显出男人的品味,却让阮恬愣了。

  四年前的邵逸铭,还是个一穷二白的学生,身上总是带着干净清冽的洗衣液的味道。

  为了配合他的消费习惯,每到超市打折店庆,她都会和一群老爷子老太太挤超市,抢购特价商品。她偏好水莲花的清香,总会买五六桶洗衣液放在家里存着。

  他总笑话她,是过冬储备粮的松鼠……

  现在,他们的生活条件是不是更好了?是不是不需要她挤超市了?

  阮恬满脑子迷茫,心里空了一块。

  这时,她感到头顶被轻轻吻了一下,不自在地推他,“我这些天没洗头。”

  他的吻便落在她额头上。

  这种被珍重的感觉,让阮恬心头一动,鼻子泛酸。

  失去记忆以来的惶恐、委屈,都有了倾诉的地方。

  “逸铭……”

  她抬头,低低地唤他。

  邵逸铭低头,托着她后脑勺,吻着她呢喃,“嗯,我在。”

  他温软的唇瓣贴上来,阮恬闭上了眼睛。

  脑海中却闪过水滴状蜜蜡的油黄光芒,以及两人争吵的模糊画面。

  女人蹲在地上,揪扯着头发,撕心裂肺地大喊,“邵逸铭,你混蛋。我要和你离婚。”

  女人的绝望悲愤的情绪太强烈,直击阮恬心底。

  阮恬胸口憋闷,竟有了恶心呕吐的冲动。猛地推开邵逸铭,捂着嘴,警惕地瞪着他。

  眼底,泛起了一层薄薄的水光。

  邵逸铭的手举在半空,欲言又止。

  她这幅反应,好像被侵犯了。

  邵逸铭想说什么,却始终没说,喉结滚了两下,把手重新塞进裤兜,转身出去了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