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后我总想弄死九千岁

第五章 都怪棒槌

重生后我总想弄死九千岁 橙子澄澄 1104 2020-01-02 00:00:00

  云鸢歌停下脚步,站在不远处看这座宫殿。

  长乐殿是皇上平时用作议事的地方,也作举办各种宴会之用。

  此间夜幕下,灯火辉煌的宫殿显得华贵富丽,里面传出鼎沸人声,远远的还能看到人影穿梭,觥筹交错。

  那种上等人间的排场及氛围,于她是格格不入的。

  深吸一口气,云鸢歌拍拍自己脸颊,挤出笑容,举步往长乐殿行去。

  侯在门口唱报的太监看到来人是她,撩了下眼皮子,声音一下从高亢变得有气无力,“十三公主到——”

  唱报完还阴阳怪气嘀咕了句,“不好好在自己寝殿呆着,跑出来现什么眼。”

  目不斜视从太监身旁走过,趁人不注意的时候,云鸢歌回头冲着太监翻了个白眼,口型无声,“狗奴才。”

  刚要把头扭转过来,眼角余光瞄到了一抹藏蓝。

  “噗咳咳咳!”云鸢歌一阵呛咳,飞快收回脑袋快步往殿内走,压根没敢往那边瞧,只想掐死自己算了。

  她翻白眼被苏伯言看到了!

  肯定看到了!

  不用跟他对眼她就能感受到他落在她身上的目光,跟带钩子一样。

  阴恻恻的渗人得很,好像随时要把她的心给钩出来。

  所以前世她远远看到他的背影便会立即绕道走。

  结果都这样了,依旧没能逃开被他弄死的命运。

  死变态!

  进入殿内,熟门熟路在皇室成员最后一列最末尾位置坐下,云鸢歌才抬眸打量整个殿内的人。

  宴席上人满为患,那些脸孔熟悉又陌生。

  像坐在她对面斜侧方那位,前几天见还是方头大耳脑满肠肥,今天再见,原来人家七年前也是个俏面小郎君。还有七年后总是坐在宴席最前列的右相,现今也才是个只能坐在中场的三品通政使,嗯,下巴上也没有追赶潮流的山羊胡。

  “哟,我们十三妹妹来了,这次又是两手空空过来?你对我们皇兄可真有心。”一道奚落声在旁边响起,很是刺耳。

  云鸢歌扭头,入目是花枝招展的少女,团锦琢花衣衫,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,耳朵上挂着赤金垂珠耳坠,正瞧着她笑得恶意又讽刺。

  在她一侧,还有好几人朝这边看了过来,或轻鄙或漠视。

  云鸢歌对着少女笑了笑,“不及十二姐姐有心,每年都送皇兄一根棒槌。”

  她对这个十二姐姐很是印象深刻,就因为她年年送棒槌,有翡翠的,有金丝嵌玉的,有镶红宝石的,等等等等。

  十二公主一下涨红了脸,怒道,“什么棒槌,那是我专门去珍玉阁挑的鹤首!”

  “是妹妹孤陋寡闻了,都怪棒槌长得太像鹤首。”

  周围响起隐隐闷笑声。

  十二脸色由红转紫。

  云鸢歌扭开头,嘴角始终淡笑。

  前世但凡宴会她总会被这么奚落,她也全都忍了。

  可是就算那么能忍,她依旧死得比谁都快。

  那她还忍个屁!

  宴会于戌时正正式开宴。

  龙椅上年轻皇帝拿腔拿调说了段开场白,便到了群臣、后宫嫔妃及皇室子弟们竞相献礼的时候。

  云鸢歌瞥到了远处人群里那抹藏蓝,心头立即一阵紧缩。

  偌大盛宴,着同款同色太监服的人并不算少,但是她就是能一眼认出那个人来,即便他化成灰。

  可见她对这个人真的是恨到了骨子里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