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后我总想弄死九千岁

第六章 苏伯言的死亡凝视

重生后我总想弄死九千岁 橙子澄澄 1045 2020-01-02 00:02:00

  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奴才王进恭祝皇上圣体康泰,愿世清平!”

  前头一阵尖利高呼隐隐传进耳中,云鸢歌立即坐直身子往那方望去,这个人她还记得。

  王进,司礼监掌印,也是苏伯言死对头。

  此人生性多疑善妒,时时刻刻防着下头有人抢他大掌印之位,前世苏伯言出头前,没少受他打压。

  云鸢歌瞧着皇帝面前毕恭毕敬,带着一众徒子徒孙献礼的王公公,控制不住唇角翘起。

  敌人的敌人,就是朋友嘛!

  这个念头刚起,云鸢歌就莫名觉得后脖子有点凉,下意识往殿旁某藏蓝身影悄摸看去,那人垂手而立,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。

  云鸢歌又不着痕迹收回视线,刚才一定是错觉。她还什么都没干,不可能受到死亡凝视。

  思忖间,藏蓝色再次进入眼帘,云鸢歌立即浑身紧绷,连呼吸都不自觉屏住。

  轮到苏伯言献礼了。

  没了红珊瑚座屏,接下来他呈上去的会是什么贺礼?

  这一次,他可还能如前世那般讨得皇上欢心?

  云鸢歌心跳剧烈的几近跳出胸腔。

  周围场景仿似在瞬间退去,所有喧嚣也于这刻安静下来。

  她全副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那个人身上。

  “奴才近日偶得奇珍,斗胆献与皇上,祝皇上年岁朝朝,江山永享!”

  男子低头躬身,双臂平托锦盒,立即有太监上前将锦盒接过。

  她看不到他的表情,却能听仔细,他说话的语调一如既往的不徐不缓,从容淡然。

  这个发现让云鸢歌十指攥紧,莫名开始心慌。

  为什么他还能这么镇定。

  好像座屏摔裂,对他没有丝毫影响。

  “哦?奇珍?呈上来朕看看。”龙椅上昭帝已经被奇珍二字勾起兴趣,命太监将锦盒打开。

  待看清锦盒中物件时,带笑的脸倏然阴沉。

  见状,云鸢歌心头一跳,极目往锦盒望去,美眸不可置信瞪圆。

  红珊瑚座屏!她亲手摔坏的红珊瑚座屏!

  苏伯言疯了吗!他竟然敢!

  整个长乐殿嗡嗡作响,群臣哗然。

  离得近的大臣能清楚看到那座座屏,顶端布满裂纹。

  竟然有人敢将残次物件当做奇珍,献给皇上,简直找死!

  “胆大包天的狗奴才,居然敢公然糊弄圣上!来呀,把这个狗奴才拿下!”不等昭帝开口,立在旁侧的王进已然怒不可遏,瞧着苏伯言的眼神阴冷至极。

  得令的太监立即就往苏伯言冲去,要按着他胳膊把人拿下。

  圣上生辰宴上,献上残次贺礼,等同藐视天威,羞辱皇上,死不足惜!

  下场也唯有死。

  末座这边,看戏的王爷公主们兴致盎然,用局外人的云淡风轻,奚落嘲笑议论。

  “这两年苏伯言爬得太快,王进那条阉狗早就看他不顺眼,现在可算逮着机会了。”

  “也是苏伯言自己蠢,自个把脖子往刀口下伸,怪谁?”

  “呵,倒是可惜了那张脸。”

  “看上那张脸了?不然你跟皇兄开口讨人,先带回去玩玩?”

  唯云鸢歌心头持续下沉发冷。

  苏伯言绝对不是如此莽撞的人,但凡他做了,必有后招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